您的位置:首页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番外:爱的代价)(10)作者:深绿的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番外:爱的代价)(10)作者:深绿的

16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番外:爱的代价)(10)作者:深绿的心动 作者:深绿的心动
字数:37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10)

  听到有人走近,韵艰难地转过头,说道:「放开我……」声音里充满了不忿,
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请求……

  肥鼠悄悄换上新的避孕套。

  「好的,嫂子,您也幸苦了,小弟这就给您松绑。」虽然韵闭着眼,但是竹
竿的声音还是充满了谄媚。

  这次他没有耍花招,果真解开了妻子的双手,可是,下一步却出乎了她的意
料。此时韵还是趴在那胖子的身上,正想要撑起来,却一个踉跄,发现双手早已
经麻木无力,正待再次尝试,却被后面的男人抓住肩膀温柔地拉了起来。

  韵想要说什么,却被肥鼠一对手掌握住了酥胸,上半身就这样被撑了起来,
然后被那身后之人抓住机会,迅速剥下了那早已汗涔涔的上衣,整个人终于全部
赤裸,只剩下一条被撕开了阴部的透明丝袜

  来不及反应,韵便被剥了个精光。可是,她却似乎早有预感,双腿一用力便
要站起,却不料后面的男人反应更快,双手握住她的肩往下压,那早已疲惫的女
子便不由自主地坐了下去,那泥泞的洞口再次吞下了男人坚挺的阳物……

  「!」(「」)妻子和身下的男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呻吟,男人的声音
带着满足和舒爽,而妻子,声音却充满了无奈和叹息,莫名,还有那么一丝丝愉
悦……

  犹如搂住亲密的情人一般,身后的男人从后面环腰搂住了那不知为何缄默不
语的人妻,让她的后背靠着他的胸口,下身的坚挺挤进了她那丰腴的臀瓣之间,
缓缓摩擦着……

  他在她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她坚决地摇头,他不死心,又说了什么,她终于
难过的看了一眼旁边,眼神里带着一丝委屈和无奈……

  当韵用这委屈的眼神看向我,我的心仿佛都要炸了,站起来正准备拨打电话,
却发现画面中的妻子复又闭上了眼,转过头轻轻点了一下……

  ……

  我无言伫立……

  他动了,下半身不再满足于摩擦,而是找准了那早已垂涎多时的洞口,开始
了自己的征途……

  画面中,已经看不清三人下体的具体样子,只能看到,那瘦高男子的胯部缓
缓向前,与那丰满的玉臀缓慢却坚定地靠近,妻子闭着眼蹙着的眉头也越来越紧,
最后,胯部终于吻上了那渴望已久的玉臀,而我那高贵冷艳的娇妻,也终于一颤,
轻轻呼出来一口气……

  看着这一幕,我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这感觉,犹如那晚虎哥初次爬上娇妻
的床……

  虽然看不到,但我知道,我深爱的妻子,韵,同时被两个人插入了,妻子身
上的两个洞都被男人的生殖器嵌入了,韵,作为女人的地方被两个陌生的男人填
满了,韵,和两个人,两个讨厌的人,人生第一次,3P了!

  这是多么地荒唐的事,可是,它却在我眼前发生了:我那被无数男人追捧的
女神,温婉冷艳的妻子,竟然和人3P,而且,是和这样两个无耻龌龊的男人!

  虽然潜意识已经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但我依旧感到不可思议,我那高贵不可
亵渎的爱妻,竟然真的会如同一个淫乱的荡妇一样,和人3P!

  哪怕是开放的现代社会,哪怕是花心的女孩子,又有几个真正如同小说里一
样和多个男人一起上床呢!

  画面中,我那冷艳的妻子被高瘦的男人轻轻往下压,最后趴在了身下男人肥
硕的肚腩和宽大的胸口上,然后,开始挺动下身。

  只见那腰部开始了有力的抽动,那丰满的臀缝中,一根粗壮坚挺的阳具若隐
若现,避孕套上的红色水光隐隐反射着。而那下面的男人也终于不用在忍耐,虽
然淫谷里的柔嫩娇软和紧紧吸附让他不愿离去,可他更喜欢反复地进出占有她,
于是他也开始随着瘦高男人的节奏,开始挺动自己的下体。

  两个男人不愧是花丛老手,配合地亲密无间,两人从最开始的轻轻的小幅度
抽动开始,渐渐加速,一个下压,一个上挺,你进我出,你出我进,两个阳物与
女人的下体你来我往地大战,他们要合力征服她!

  只见我那端庄素雅的爱妻的脸上满是难受,虽然她紧紧闭着眼,却也无法改
变正在和两个男人交合的事实。不如说,正因为闭着眼睛,那从下体传来的感觉
反而更加清晰。

  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啊,不同于普通的性爱,前面的蜜穴和后面的后庭中间
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当他们彼此的抽出插入,会带来一种怎样的折磨,当一
个洞口被抽出,另一个洞口却会被填满。

  同时存在的空虚与饱胀,下一刻却会被彻底交换,她还没适应这一刻,就会
被下一刻的感觉浪潮所淹没,那激烈地抽动,带来的是仿佛永远同时存在的空虚
与满足……

  就在这样的肉体浪潮中,韵趴在男人身上,紧紧闭着眼,皱着眉,死死咬住
牙齿不吭一声,可是,那放在两侧的双手,却死死抓住了雪白的床单,几乎将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