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大脚寡妇守寡岁月

大脚寡妇守寡岁月

荒淫的3P派对

婚前,就像一匹難以駕御的野馬,奔放、瀟脫、熱情、不羈。讓人聯想起一切浓郁和快節奏的感受,而一向随性、痛快的作風容不得半點糾纏。我的眼界太高,於是凡俗瑣事便一概被忽略,但骨子裡的性感和风骚和精神上的細膩與熱情卻揮抹不去。
殇夫后,即使个性是如此古典又浪漫,自然而然地充滿誘惑却又不邪惡,美与贞是我的理想。世俗生活離我那麼遙遠,彷彿這個世界,我只為作一個乖顺守寡的女人
可是在现实里,守寡是件悲催的遭遇,依附在婆家没有尊严的守寡更是悲催中之悲催。【天地不可一日無和氣,人心不可一日無喜神】早已离我而远去。刚守寡时,唯一有印象的是有一次我不知道犯了什麼錯,被婆婆叫到客厅当众挨打。她用竹條抽打我,出手不輕。从此体罚守寡的媳妇也成了稀鬆平常的新常态,四十多岁的大女人还动不动就像小学生一般张开手心挨板子是稀松平常,而捞起裙子挨打屁股、捉住抽脚底也成了新常态。婆婆只要看不顺眼我,就不問青红皂白的辱罵体罚,變本加厲。有時捉住我的一只葱白皙嫩大脚,高举残忍地敲打脚脛骨、抽打脚底酸痛难忍。有時当了婆家众人面前,捞起我的裙子露出了光洁大屁股,甚至剥光一丝不掛用皮鞭子、藤條或竹條「抽打」我。問題是我從來不明就裡,我也許得罪過她,但一次得罪不該「禍延」那麼久吧。我後來一看到她走來,我就尽快躲避她,但是婆家不大,總會被她碰上。婆婆的霸道在我守寡一生造成的負面影響,簡直是無法輕述。其一是我長期被她責打,使我潛伏在心灵深處的某些原始的「奴性」顯示出來了。她打我往往是重擊,特別是她因臨時遇到我,也許在厨房,或在走廊,事情突然发生無法準備「刑具」,婆婆只有用手來甩我耳光。她出手毫不留情,簡直是狠著命的打我,有時打到我臉頰與耳朵相連之處一陣痛麻,使我痛彻心扉的暫時失去知覺,倔强倨傲的我总是忍痛不掉滴眼泪。我後來發現我好像有點變態,有種受虐的傾向感覺,又像有點吸毒的人,明知有害,卻止不了要吸它一口。這傾向有一種弔詭,對受害、受虐者而言,這是命運,往往是身不由己,像昆蟲或小動物被捲入水中,完全無法抽身,只得隨漩渦而沉淪被折磨。
婆婆對我的體罰有时是在公開場合里進行的,有時我得尴尬面对成群的男人观看,有時在餐厅或客厅挨打折磨,她的晚辈看在眼里,不敢過問,也許合理,可是有样学样隔天也借故借端想体罚我!而客厅是访客所在的地方,包括城管、晚辈的老师,陌生的客户幾乎都曾经看到1米67 身高的我像个小学生书读不好一样的受到体罚。一次又一次的,竟沒一個人對我表示同情,更却沦为笑柄。責罰我而形成一片肅殺氣氛是可以想像的,我在婆家客厅里众目睽睽之下,让个大岭熟女羞答答的脱衣受辱挨打,让我斯文扫地,毫无尊严。這种困窘經驗的影響,在我守寡生活里形成另一個深深挥之不去的陰L焯旎钤诳志逯谐翜S,对婆婆更是畏惧有加。我原本是片孝心守寡奉献公婆,却想不到常常遭到莫名的羞辱和屈打,心中虽有却【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无限的苍凉与无奈,自己的真心付出换回绝情。活了一大把年纪却毫无尊重的当众脱衣挨打屁股搧奶子还要肆意飃脏骂,我不由落下二行清泪。没有先夫的日子,还是挺难熬煎忍的,醒来时一片茫茫然,我知道我得尽一个守寡女人的责任,但除了责任,我的人生希望在哪里?我的每一天,究竟要为了什么而活?唉,我达达的马蹄来守寡肯定是个美丽的错误,在婆家,我始终不是归人,而他们却老当我是个过客……

「冬风起,天气冷,吹开了我的破衣裳……」小时候,喜欢随口唱这段歌,当时完全是懵懂不知愁的年纪。想想人幼小的时候,好像只要有爸爸妈妈在,即使穿的是破衣裳日子就是无忧无虑的。可是如今守寡在婆家,衣柜空空如也,「妾在冬风里,岁末衣裳未剪裁」,更体会到自己面前的穷愁潦倒、一筹莫展的辛酸。光了大脚,穿了件薄薄衣裳,披了件破棉袄在厨房仍挡不住刺骨寒风的吹侵。我一边细心作着婆婆爱吃的寿司,一边想着想着,这时婆婆忽然捧了一堆漂亮衣衫,进来对我说,「大脚,别作这捞拾子的小日本寿司,快快换件衣服到村头那家酒店等我,一起去吃饭……」,守寡以来,婆婆可从来没让我一起在外面吃过顿饭,我直觉而莽撞地问了一句:「婆婆,是谁呀?您要请他吃晚饭?」
说完我就立刻后悔了!在婆家,尤其是跟婆婆说话,是不能随便瞎问的!婆婆小眼狠狠瞪着我,把中指蜷起来,踮起脚,用凸出的手指顶端用力敲击我脑袋一下,我吃了毛栗子啦。我着急得期期艾艾说:「嗳呦!婆婆,我错了!您瞧我这张不争气的嘴又乱问话了!婆婆,我知道错了,饶我这次,别敲我毛栗子呗!」婆婆拿眼睛瞟我一眼,怕打红我见不得人,就改口说道:「说错话先记在帐上,这顿鞭子妳是无论如何逃不掉滴!妳去将身体洗洗净,拾掇化装一下,车子坐不下,妳马上在酒店二楼中餐馆等我。见到我的客人要听话,招待要到位,否则,他投诉妳,妳不止吃毛栗子,我还要剥妳的皮!抽鞭子有得妳受滴!」
就这样,今晚我换了婆婆拿来的一件色半透明的暗花上衣;或者应该说是透明薄纱肚兜较为适当。因为,整件上衣只是由两根在颈项和腰际的幼带系着。在镜子前左照右照的,没有胸罩,我只能真空上阵,那透视的质料,也令我整个白嫩高耸的胸部,看起来若隐若现,奶头微微突出非常的浪漫性感。下身穿着一截,跟上衣一样质料的低腰长裙,同样是由腰间一根幼绳串连起;加上大腿侧前面开叉的位置,差不多直蹦裂至大腿根部,虽然令我的双腿看起来更为修长,但是也肯定使任何男人瞬间眩晕。若果细心留意的话,就会看到我裙内浅色半透明小丁字裤;若非我全程都交叠着腿保持勾了脚的坐姿,那一定会连那渐渐因小穴流出了淫液而变成全透明的内裤,给大家看光光了!美艳高挑的我这身打扮可谓旖旎春光乍现;光了个嫩白屁股,套了丁字裤半赤露了小屄,裸了双白嫩37号半大脚,踩了双透明皮高跟鞋,鞋子是小了半号,因此我的白如凝脂后跟脚馒头与脚心就裸露在外,我戴上以前买的Dior墨镜,风姿绰约步向酒店。心想今晚肯定会陪婆婆的色狼朋友周旋,是个难啃硬骨头的关口,肯定会被狠狠糟蹋啦,不知过得了过不了这将要被推入的可怕蹂躏的陷阱一道道的坡和一道道的坎啊?只能静观其变,期盼着别太过分的事情发生呀。

我披了件婆婆带来的黑长过膝薄大衣,显了十足女人味,走到小区唯一高档酒店二楼等着婆婆。爱人在世时,我们常来这里愉快用餐,但是,今非昔比我感到浑身不自在,其一是这身打扮,几几乎赤身裸体堕落之美让人尴尬与心碎。其二,我的内心依然高傲,虽然殇夫失意落魄,我可视来来往往达官富商为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