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洑水村全村被杀】(奸尸案)【作者:448994754】(2)

【洑水村全村被杀】(奸尸案)【作者:448994754】(2)



  十几年前此处来了一波强人将她家洗劫,父亲被杀、母亲被掳,家中就剩下
她一个躲在草垛子里逃过一劫,最后被刘三的父亲发现收留,最后配给了自家儿
子刘三。

  刘三父亲死后,秀芳给刘家生下一女,之后的小日子过得虽说有些困难,可
平平凡凡的生活让她淡忘了伤悲,如今过的也是不错。

  也由于是打小生在村官的家中,礼节和女人该守的规矩也知道不少,从没有
做过对不起自己丈夫的事。

  走到门前,见到来人并不是去而复返的丈夫,又想起自己之前的那些话,臊
的是脸是红彤彤的,连忙低下头,看也不敢看王书一眼。

  「那个……婶……婶婶,我……」

  沉默了将近一两分钟,王书见女人不说话,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可自
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嘴里吱吱呜呜的打起了招呼。

  「忘~ 忘了吧,刚刚婶婶我……」

  听到王书讲话,秀芳一个激灵,醒过神,嘴里也是磕磕绊绊的想说些什么,
缓解一下尴尬。

  要说秀芳没想法,那是假的,王书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是上乘的,就算扔
到京城的公子哥堆里也不显突兀,全村上下哪个女人不对他有些想法。

  「啊?那个,我母亲让我来借一些葱,好回去,回去做……」

  王书的表情有些失望,耷拉下脑袋心里不断念着先贤的教诲,好让自己不要
多想。

  「那,那你跟着婶婶来屋里拿吧。」

  说罢,秀芳转身夹着腿,轻步涟漪向屋内的厨房走去。

  纠结一会,王书左右观瞧,见四周无人也跟着进屋而去。

  来到屋内,随意的打量起周围的布置,心想她家的日子过的却是不怎么样。

  在正对门的地方是一张四方木桌,两边各放着一把破旧的太师椅,左侧是个
大炕,炕上随意的扔着一些衣服。

  在看到炕上的衣服时,王书的双眼顿时被吸引住了,只见一条绣着鸳鸯的红
色肚兜,就这样大咧咧的放在炕上。

  『以前就算见母亲的亵裤也未有这么大的反应啊。』

  伸出舌头舔舐下自己渴的嘴唇,王书本想偷偷上前仔细观看,可此时厨房
传来了秀芳的喊声。

  「书儿,你过来一下……」

  被突然的声音惊到,王书连忙转身,就见秀芳婶婶正满脸是汗的,依着厨房
门框向他招手。

  「恩恩……」

  随意应答几句,王书连忙上前随着婶婶走入厨房。

  厨房不大,一个灶台几乎就占了一小半的面积,在加上锅碗瓢盆的一些东西,
更显得狭小。

  当王书走进厨房之时,秀芳已经弯下腰,伸手在灶台的缝隙里够着什么。

  「帮婶婶弯下腰,方才不注意将葱弄到缝里了,现在不好拿。」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忘记了刚刚的事情,此时说话十分的自然,丝毫不见尴尬。

  「啊,怎么做?」

  说是帮她弯腰,可王书直愣愣的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出声求
问。

  「按住婶婶的背,往下压一下就好。」

  「为何不找个棍勾一下?」

  听到婶婶的解释,王书脱口而出的问道。

  「劝你母亲少让你读些书,现在读的脑子都不活泛了,你看看这怎么勾?」

  秀芳直起身,随手用衣襟擦了把汗,指着灶台的缝,语含不满的对王书说道。

  不提那缝,王书盯着身前女人红扑扑的脸,又一次楞了。

  虽说秀芳已经年芳三十,并诞一女,可她的模样却丝毫不输于那些十八九岁
的大姑娘,并且还带着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气质。

  「瓜子小脸丹凤眼,婀娜身材碎花衣。」

  望着婶婶如此神态,王书嘴里不自觉的念了一首打油诗。

  「呸,也不知道你在书上都看了些什么。赶紧办正事吧,你娘一会等急了。」

  听到婶婶那句『办正事吧』,王书心中又是一荡,下身早已硬邦邦贴在小腹
上的兄弟更是跳动了两下。

  也不知道秀芳主要到没有,反正他是重新转过身猫腰,再一次伸手进了灶台
中。

  「还愣着做什么,快点。」

  听到婶婶的催促,王书连忙将心中杂念去掉,向前迈出两步就伸手放在了她
的背上。

  虽隔着一层衣服,可女人独有的那种肌肤,还是让从未吃过『荤腥』的王书
有种别样的体验。

  几乎下意识的,另一只手也搭在了秀芳的背上,而且开始缓缓移动起来。

  对于此,秀芳不仅没有阻止,而且还单手撑着窗沿,将灶台上的窗户掩了起
来。

  不一会王书的双手便到了她的腰间,轻轻一用力,王书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双
手居然差不多能碰到一起。

  由于一心一意的沉寂在手上的感觉中,对秀芳关窗的暗示,王书丝毫没有察
觉。

  「用点力,我够不到。」

  心里虽然焦急,可身为女人的秀芳又不好意思明说,毕竟丈夫和情人还是有
区别的。

  所以是要发出提醒,好让这个榆木脑袋开窍。

  可她却没料到,听到她的话后,王书清醒过来,手上一用力,几乎将她按倒
在地。

  「哎吆~ ,我让你用力,又没让你用死力,你们男人真是不懂怜惜我们的身
体。」

  话已经说的不能在明白了,可王书却愣没听懂。

  「抱歉,抱歉,我轻点。」

  连说几声抱歉,王书赶紧用一只手搂住她的小腹,防止秀芳趴在地上。

  两人的距离本来就近,这一搂,是彻底的贴到了一起。

  王书坚硬的棒棒,正好陷进她的两个臀半之间。

  「啊!」

  感觉到王书的反应,秀芳暗骂一声假正经,单手撑地,一边装作够葱,细腰
一边就上下摩擦起来。

  突然而来的快感让王书一个激灵,差点缴械投降。

  「在往前点,够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