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为自由而战】(01-20)【作者:不详】(9)

【为自由而战】(01-20)【作者:不详】(9)



  「拔出来!」听到桃华求饶,T将军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打手将冰条抽出,
「说了吧?」但桃华只是「嘶嘶」的吸着凉气,仍然不答话。

  「再插!」

  「啊!!!!」冰条再次被插了进去,桃华的痛苦继续着,她双腿间冰条逐
渐被阴道内壁的热量所融化,黏着的从两片花瓣间缓缓流淌出来,显然此刑让桃
华分泌了大量的阴液。当冰条完全被溶解后,桃华冰冷的下体几乎被冻僵。

  短暂的间歇后,打手们将两根细绳紧紧系在桃华的乳头上,绳子另一端从房
上垂下的调换穿过,吊奶头!桃华极度战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的身体不由自
主的颤抖着,她的意志力也在被这些惨无人道的酷刑消磨着,已经不像开始那样
刚强了。

  绳子一点点被拉起,乳头也一点点的被扯高,桃华不得将躯干上半部分后仰,
踮起脚尖来缓解吊乳头的疼痛,但被铁靴夹伤的左脚无法支持身体,只能更多的
让右脚吃劲,加之体能耗尽,身体无法保持平衡的左右摆动,这又加剧了乳头的
拉至。两名打手抄起竹棍拼命的抽打着桃华身体,桃华的身体被打的摇摆不定,
乳头更加疼痛,「啊,啊!啊!!」她觉得乳头几乎快要被扯掉了,胸尖,躯干,
左脚,阴部几处的疼痛汇流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她仿佛掉入了这个漩涡之中,
永远无法上岸……

                13

  当桃华恢复知觉时,医生正在处理她的刑伤,她终于暂时的脱离苦海。但注
入一针强心剂后,她又被带回到那痛苦的地狱中。

  T将军看了看表,此时,距离桃华被捕的时刻已经11个小时,明天上午当
局最核心的当政者之间有一个一个重要会议,会议内容就是如何对付这个「禁忌」

  组织,上峰显然对此事十分重视,T将军受邀参加这个会议,如果今天能得
到桃华的口供,那就太完美了,但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于是,他决定犯
险使用一些更残酷的方法来熬审桃华。

  桃华被绑在了一张电刑床上,两根电针刺入她的乳头,「啊!」她疼得叫了
一声,另外两根则刺入了她玲珑的脚趾甲中,「呃!」十指连心,十趾同样连心,
她再次惨叫起来。最后,一根铜棒插入了她的阴道。

  「五向电刑。」T将军知道这种刑罚致死率非常高,但逼供成功率也很高。

  不过他判断,以桃华这样格斗高手的身体素质,此招也不至太容易就要了她
的命。

  「桃华,你真是好样的,挺住了这么多的刑,但下面这个是你无法想象的。」

  T将军示意打手开始行刑。

  「啊!!!!!!!!!!!!!!!!!!!!!!!!!!!!!!」

  接通电源的那一刻,桃华一声长鸣冲出了喉咙,本已极度虚弱的身体不知从
哪里来的力量骤然挺起,出了被绑住的双手双脚外,身体其他部位全部抬离了刑
床,胯骨带动整个发了疯一般地晃动着,拽得刑床都「呯呯」作响,她感到全身
每一处都有千根钢针刺入,都有万度烙铁烧灼一般,骨节仿佛快要融化,眼冒金
星,强烈的耳鸣。一分钟后,电源断开,她的身体「嗙」的一声重重的摔回到刑
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短短一分钟,姑娘的身体就布满了汗液,就如同从
水中拎出来一般。

  但打手没有给她太多时间喘息,再一次接通电源!「啊!!!!!!!!」

  打手一次次的接通、断开电源,桃华一次次的反弓起身体。「停!我再问你
说不说?」

  「我…我不…知道……」无数次的长嚎已经使桃华那甜美悦耳的声线变成了
沙哑难听的浊音。

  「再电!」

  「嗷!!!!!!!!!!!!!!!!!!!!!!!!!!!」

  随着电源接通,桃华再次狂嚎起来。姑娘那俏丽的小脸此时的表情犹如厉鬼
俯身,上挺时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以几乎肉眼无法识别的频率颤抖着,汗水,在
刑床下积成了一条小溪,甚至在毛孔中渗出了淋巴液,手腕脚踝的皮肉因如此剧
烈的挣扎而被铁铐撕裂,左手腕伸直露出了森森白骨。逐渐,姑娘的大小便全部
失禁,乳头,脚趾和阴道都变得焦糊,身体多处出现了褐色的电斑,皮肉烧焦的
糊味和粪便的臭味混在一起非常难闻,甚至打手们都捂起了鼻子。

  电刑持续了将近四个小时,桃华此时早已经无力挣扎,再通电时,她只是双
腿无力的抽动几下,撕裂的声带使她发声都已经很困难,只是在喉咙里发出一阵
阵「咯咯」声。

  「报告T将军,C中校找您。」

  「好的,你让她在外面等我。」

  「是」

  熬审持续了将近十二小时,桃华眼见是不能再受刑了,T将军不得不承认,
今天自己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没能征服她,他输了。

  「好,今天就到这吧。告诉医疗科,全力抢救这个女孩,以最快速度让她康
复。我要尽快二次拷问。」T将军吩咐手下。

  「是。」两名打手抬起桃华已经残破不堪的身体走了出去。无比坚贞的姑娘
终于经受住了如此残酷的考验,她用自己的身躯为战友筑起了壁垒。但是等待她
的是若干天之后更加残酷的拷问,那时,她还能如此的坚强吗?

                14

  已经是凌晨时分,心情沉重的T将军从刑讯室里缓缓走了出来,早已等候在
门外的C中校赶忙迎了上去,「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看到C中校,T将军
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事,熬审一个间谍没什么成果。」T将军是一个不苟言笑
的人,C中校恐怕是唯一一个能够看见他笑容的下属了。

  在G国这个无比混乱的政治环境中,政界军界高层官员大多夜夜笙歌,十分
淫乱,生活洁身自好、工作一丝不苟的T将军绝对是其中的异类,一直单身的他
几乎从未和同僚们一起堕落。但是,两年之前出现在他身边的C中校着实使一直
是一个工作狂的他有了些许改变。,在此之前,工作中的他一直是一个有些刚斌
自用的人,下属们是从来无法听到他心底的看法的,他们只是作为他的棋子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