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5)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5)


裤还算比较容易穿上,不过由于臀部过于丰满,穿上后觉得绷得紧紧的,后面的
一段窄带完全陷入股缝中,感觉不舒服。上身的bra就没那麼轻松了,阿燕的
尺寸已经是35c了,但我戴上之后后带却怎麼都扣不上,难道胸部还在变大吗。

  这时,韩平把衣服拿出来,看到我在费劲地戴bra,急忙走过来说:「不
是这样弄得,我来教你。」说完把我的bra拿过去,反过来围在我的胸前。

  「我平时看阿燕是这样戴的,先把它反过来,扣子在前面,先扣上。然后再
转过来,这样子。」说完就按说的帮我戴,果然戴上去了,他还细心地把我的b
ra整理好,把乳房挪放到适中的位置。只是期间他无意的触碰我的乳头,却把
我搞得有点点小兴奋,脑海好像又浮现昨晚自慰的感觉……

  帮我穿好整理好后,我还是感觉怪怪的,心里特别没底。小声地问韩平:
「这样子是不是很奇怪?」韩平这时才抬头呆呆地看了我几个正眼,然后又不好
意思地移开了目光,脸都通红了:「很……很好看。」

  看到他这副模样,我又忍不住想笑,心情也好了不少,毕竟给了我很大的自
信和精神支持。我反而产生想要逗逗他玩的衝动,故意大大方方在他面前挺起胸
部,还用双手托起来:「真的吗?是不是很像Rio呢?」

  他一听怔了一下,好像坏事暴露了一下,然后又装作若无其事地笑笑:「像,
像极了!」哢哢,我心里才真正笑开了花,这个室友是有多傻呢,不过却又让人
放心,在我最困窘的时候,给了我莫大的支持。

              4、神奇的明器

  出门之后,发现路过的行人尤其是男的都盯着我看,看得我浑身不自然,才
知道自己挑错衣服了。

  我挑的是一件短装的修身白衬衫,质地比较轻薄,光线好的地方就可以看到
里面的内衣。里面的bra又正好是白色半透明的纱质,结果乳头就好像若隐若
现一般。

  下半身就更糟糕,深蓝色的西装短裙实在太短,好像刚刚能遮住小屁屁,但
偏偏我的屁屁又圆又翘,走起路来又一颠一颠,白色的T- back丁字裤就好
像随时都有曝光的危险。

  唉,真是太失败了,第一次当女人,挑衣服搭配都不懂,搞得本来想低调地
下来吃个早餐,结果却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我赶紧找了家小餐厅坐下来,按照
平日的姿势用手支着桌子前倾俯坐。可是现在胸前多了两座山峰,觉得有些重,
索性就让它们搭在桌上,借用桌子帮我把胸部托起。

  结果没想这一举动又招来周围吃客的目光,有几个男的竟然直勾勾地盯着我
的胸部。我低头一看,原来一双豪乳这样一弄显得更加壮观,而且乳头呼之欲出,
是男人看了都忍不住。我马上改变姿势,靠在椅子上。然后他们又往下看。

  原来我的双腿是像以前一样叉开坐的,完全忘记现在自己下面可是穿着超短
裙和T裤,这样一来不就相当于前门大开,私处完全暴露了麼. 我意识到,之前
男生时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现在可完全不一样了。以后要小心谨慎一些才
是,不能像男生一样大大咧咧了。我赶紧将双腿合拢,低下头急急忙忙将面前的
三明治吃完,快速离开了餐厅。

  回到韩平的斗室,经过衣柜旁的镜子,我才看到自己女装后的模样。难怪刚
才会引起骚动,连我自己都被深深吸引,虽然是暴露了一点,可是真的很好看,
很有明星的范儿。而且傲人的三围简直可以去拍丰胸美体或者内衣广告了。唉,
似乎变成女人后的自己比原来成功多了呢。「哎,其实做女人也不错嘛。」啊,
我在说什麼呢,我拍了几下自己的脸,让自己别胡思乱想。

  静下心来后,我把那个奇怪的阳具拿出来放在书桌上,准备好好研究一下这
个东西。虽然这是一个金属器具,但是下半部分却包裹了类似人体皮肤的材质,
摸上去硬中带软,像一个真的阳具一样,但上半部分却很明显看到里面的复杂结
构,顶端好像一个电源开关插头。

  我决定案件重演一下,看看那天这个东西是怎麼从我身上掉下来的。我把短
裙掀起来,摘下丁字裤,把这个阳具放到阴穴上。站起身,果然它又掉下来了。

  突然,我想起那天自己是被大块头撞了一下,然后才出现后面一连串怪事的。
会不会是因为那一下剧烈的振动?想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什麼,拿起那个假阳
具,试着用力往自己下体插合进去。

  「啊!」这时,我感觉自己全身遭遇到跟那天一模一样的电击,电流在我全
身游走,身体的细胞不断重组,似乎又要炸裂了。大概过了一两分锺,我感觉异
样消除了,睁开眼睛,奇迹果然出现!

  我的小弟弟活过来了!跟以前一样,它又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我的身体
也恢复了从前的模样,乳房消失了,骨架也变大了。「我的天啊!」一说話,连
声音都恢复成原来的男中音。这实在太神奇了,这个奇怪的阳具,竟然让我从男
性变成女性,又从女性变成男性。

  我走到镜子前,果然又看到了原来的自己。可是突然心底又升起一股强烈的
失落感,这是为什麼呢?是一切来得太快?还是说自己竟然有些不舍得?对着镜
子,居然怀念起自己变成女生之后的模样。我……这是怎麼了?

  我倒在床上,脑中千头万绪,心里非常复杂。这时我突然又坐起身,脑袋灵
光一闪。哎,慢着,这麼说,这个奇怪的金属,它不就是一个开关吗?既然那天
一个撞击能让它掉落乃至失效,那说明还能再来一次。

  那天的撞击,可以看成把它拔掉,我就变成女人。如今我把它插上,就变成
男人。

  难道说,我以后可以随意转换自己的身体咯,想变成男人就变男人,想变成
女人就变女人?

  想到这里我可兴奋了,完全忘记刚才电击的痛楚和疲累。为了验证自己的判
断,我俯下身子,双手紧握着自己的小弟弟,闭上双眼,一、二、三!用力一拔!

  果然!小弟弟又再次变成刚才的机器状,我又变成了「女孙寒」。短短几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