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3)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3)


回过神来。我把水龙头关上,随手拿过一条毛巾,开始擦身。

  由于一个人住习惯了,我像以前一样光着身子从卫生间走出来,想看看屋里
有没有合适的衣服可以穿一下。韩平已经回来了,正在小厨房做饭。

  「想不到你小子还会这一手啊。」我突然发話。韩平被我吓了一跳,转过身
来。

  「啊!」他好像又吓了一跳,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我看。我
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是女人的身体了,我非常不自然地用双手遮住胸部,
但韩平马上条件反射般地把目光转移到我的下体。我连忙又把下面也护住。可是
上面又不设防了,一双豪乳一览无余,两只小白鸽跳啊跳的一震一震。

  「你干什麼啊韩平,我还是孙寒,你别这样啊。」

  「是啊,可是……可是你现在是女人的身体啊,而且……而且……」「而且
什麼?」「而且真的是很好看哩。」

  我一听心里竟然居然有点砰砰直跳,头稍微低了下来,脸红到了耳根直发热。
怎麼会有这种害羞的感觉呢,身体变成了女人受到一个男生的赞美,自己不但不
生气反而有点高兴?

  不会的不会的,我振作起来,故意摆出一副很man的态势:「还看还看,
再看我今晚就整晚不穿衣服让你看个够!」

  「别别别……」韩平头先已经够失魂,这下更慌神了,赶紧把我从厨房领出
来,用床上的毯子把我包裹住,从衣柜翻出一条四角短裤,一件白衬衣。「这是
我的衣服,你先穿着吧。」

  身材变娇小之后,韩平的衣服穿在身上显得好宽松,而且一挺身衬衫就触到
敏感的乳头,感觉有点怪怪的,可能是刚才洗澡时自己的「混乱」所致吧。

  长衫遮盖下,下面的短裤好像没穿一样,我照了照镜子,天啊,怎麼现在连
这种随意的打扮在我身上都显得那麼美?

  「开饭!」韩平端着菜出来,还真的像模像样啊,两菜一汤。香气让我肚子
咕咕直叫,折腾了一天,实在饿坏了。

  正吃着,突然门铃响了,韩平脸色好像变得有点奇怪。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现
在这副尊容,竟然噔噔噔地跑去开门。「别开门!」韩平说得太迟了,我已经把
门打开,是阿燕。

  阿燕不认得我了,看见一个女人在韩平房间里,她立刻气红了脸。

  「好你个韩平啊,电話里支支吾吾,不陪我吃饭,又不让我到屋里来,原来
是金屋藏了娇啊!」

  韩平一听急了:「阿燕,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还解释什麼,有个这麼漂亮又性感的新女朋友,还连衣服都互穿了,你还
解释什麼?」说完她好像要哭了,衝进来狠狠得打了韩平一个耳光。

  「无耻!」说完又朝我衝过来,举起手好像要打我。

  「住手!」韩平一手把她架住,阿燕抵抗不过韩平,心里又急又气,「啊」
的大喊一声,把手挣脱出来,头也不会地跑掉了。

  一路走,还听见她伤心的啼哭声。

  「阿燕,是我啊,我是……」韩平没等我说完,抓着我的肩,「孙寒,算了,
别说了。说了她也不会相信。而且,这个事暂时越少人知道越好。」我想想也有
道理,就等事情弄明白了再跟阿燕慢慢解释吧。

  接下来这顿饭吃得静悄悄的,气氛很沉默。「真的很对不起啊韩平,都是我
不好。」我把好好的小两口搞成这样,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没事的孙寒,等搞清楚你的事情后,我会向阿燕好好解释。今天你很累了,
吃完饭早点休息吧。」我点了点头,心里十分感激韩平,所谓患难见真情,韩平
是真正的好兄弟。

  韩平说得没错,我吃完饭没多久就觉得眼困得不行,躺在床上倒头便睡。期
间好像韩平过来给我盖上了被子,我知道但是醒不过来,接着又睡熟了。

              3、怪梦再袭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我又开始做那个奇怪的梦了,那个现在真的属于我的身
体,正在被人疯狂地抽插着,我的细腰也顺着节奏附和着,淫荡地前后摇摆着。

  「啊……啊……」下体的快感让我不停地大声呻吟,是梦吗?怎麼我好像听
到自己叫春的声音?乳房也在被用力地搓捏着,乳头尖处传来的酥麻感让我下面
的水水肆无忌惮地泛滥,两腿完全张开,任由那根粗壮的肉棒自如地出入。

  突然,高潮来临,无限的快感让我脑袋发胀,整个人一下子惊醒过来。光线
很刺眼,房间还开着灯。我再稍微定了定神,啊,韩平正在我面前傻愣愣地看着
我。

  「韩平,你干嘛,韩平?」韩平这时经我一叫才回过神来,脸顿时红了。

  「孙寒,不好意思,我……我应该叫醒你的。我想你是在……在做……梦。」

  「那你为什麼不叫醒我啊?」我问。

  「因为……因为你……」这时我这才发现,自己衣衫凌乱,衬衣的扣子掉了
几个,半边乳房露在外面,左手还插在小短裤里。

  「刚刚……我在自慰?」

  「嗯……」韩平点了点头。

  我顿时脸红到耳根,连忙把手抽出来,指头上竟然还带湿湿的。天啊,那里
竟然涌出这麼多水水,好丢人!

  真不争气,想不到自己对性竟然这麼渴求,睡觉了都要发春梦,还被自己的
室友看到。

  「你都看到啦?」这下轮到韩平不好意思了。

  「我……你……因为你太……太好看了……我……我……」我见他「我」了
半天,我也明白怎麼回事了。虽然现在变成了女人,但我懂得男人的欲望。我以
前也有看过H漫画和电影,连这种都能让人着迷,更别说就在面前的活生生的女
性身体了。

  况且我现在的样子连自己都忍不住有衝动,也很难怪韩平面对这麼一个诱人
的女体,怎麼可能不被吸引?我顺着韩平低垂的脑袋往下望去,果然,他的裤襠
早就搭起了「小帐篷」。

  「现在几点了?」我故意转移話题。「十一点多了。」噢,我已经睡了三个
多小时。天啊,那我的春梦做多久了?这个傻愣又看我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