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10)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10)


我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信号灯,显示的是电池的形状。噢,明白了,原来是
明器没电了。说来也奇怪,之前十几年明器都在我身上,为什麼从未断电?

  「孙寒,是不是因为你这两天使用过多呢?」韩平这样一说,倒是有道理,
之前十几年明器从未被取下来过,可能耗电极低,但这两天转换得太过于频繁,
这麼推测的話,每一次插拔可能都需要耗费较多的电能,里面的电源自然不够了。

  这时我们又在明器的阴茎部分找到了电池仓,打开后发现一块构造很精美的
电池,跟日常的电池构造都不一样,而且中间似乎有液体在流动。我被自己身上
的这些高科技给吓呆了,这个到底是什麼高科技产品呢?来自未来?来自外星人?
为什麼会安装在我身上?

  这时韩平发話了:「孙寒,我想把这个电池拿去给我爸看看,说不定他能找
到解决方案。」对哦,我怎麼就没想到,韩平的爸爸韩教授,可是学校科学研究
所的高级专家,搞科研的一把手啊。

  我似乎看到了希望,用力点点头,把电池取出来交给韩平。「那这几天你要
维持这个样子了,阿燕的衣服你挑着合适的先穿着吧。」

  「嗯,只能这样了。学校那边你帮我跟同学、老师都打声招呼吧,就说我生
病回家了。不过我还是可以溜回去旁听喔,只是没人认得我,哢哢. 」我说道。
「嗯,明天早上没课,我去找找我爸,你就在屋里休息吧,别忘了下午有课。」

  听到韩平关心的叮嘱,想到他这几天来在我最危急的时候一直支持鼓励我,
心里突然觉得莫名的感动,涌起丝丝暖流。也许,这就是患难才知真情吧。

  「韩平,谢谢你。」我很认真地对他说。他却好像完全不在意,「谢什麼啊,
对了,今天折腾了一天,赶紧洗个热水澡,然后睡觉吧。」

  经他这麼一说,我才想起自己在宿舍早早睡了,连澡都没洗,现在一身汗汲
汲的,而且还……跟韩平那个了……想到这里,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感激,我突然
提议:「对喔,身上一身汗臭要洗澡呢,那个……你要不要洗呢?不如……一起
吧?」

  一说出口我又觉得有些后悔,好像感觉很奇怪,虽然最后的「一起洗」已经
压得很低很小声,可是还是很难为情,怎麼会对同宿舍的室友……这样呢?难道
我身体「变态」之后,心理也「变态」了麼,还是之前潜意识里就有这种欲望呢?

  可是話一出口却收不了了,韩平似乎好激动,激动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再三确认:「真的麼?孙寒你说真的?跟我……你不介意吗??

  「唔唔,今天我们都已经连那个都做了,还有什麼介意的呢?我们那个的时
候,我把自己当成另一个人,一个真正的女人,那样想就没问题吧我想……」韩
平听了更加兴奋,整个人跳了起来,奔向浴室,一路衝一路脱衣服,一下子就脱
了个精光。

  「快过来啊孙寒!」他一边开热水淋浴,一边召唤我过去。我微微点点头,
然后慢慢地脱下上衣(男生的习惯,没办法。女生一般是先脱裤子的是麼),露
出一对巨乳,灯光下一晃一晃格外诱人。然后俯下身子把裤子和小裤裤一并脱下,
整个人便一丝不挂了。我站起身见到面对面的韩平(浴室只是玻璃之隔),想到
自己现在的模样,竟然有些害羞起来,不自然地用双手遮挡住乳头和下体。

  「过来嘛,孙寒,不是说要跟我一起洗的麼?」「嗯……是……是的……」
说着我慢慢走过去,竟然脸蛋胀得通红,看着韩平粗大的小弟弟,已经硬挺挺地
升了旗,我更加觉得不敢直视。谁知韩平还没等我走到跟前就拿淋浴喷头对着我,
一下子就把我整个淋湿了。

  「啊哈,是不是很舒服啊?」「舒服是舒服,可是……你也不能光对着它们
喷啊……」韩平将喷头对着我的胸部,尤其是两颗乳头,轮流衝击,把我弄得痒
痒的。「可是,它们都硬起来了哩!」说完还故意将喷头凑得更近,水流的衝击
力让我觉得那里麻麻的,感觉好刺激。「你……你也太……太坏了……」我无力
地嗔怪着他,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配合起来,脸扭向一边,双手托起双乳,任
由水流更猛烈地衝击。

  「啊……」我终于抵受不住,瘫软下来,背过身扶着水管,大口地喘气。韩
平停止淋浴,挤了一些沐浴乳,擦在我的后背,然后上下涂抹。沐浴乳的润滑作
用所产生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喔,让我全身放松,任由他的手指游走在我的肩膀,
腋下,然后到达腰间,最后是丰满的臀部。在臀部转了几圈之后又向上回到腋下,
然后用力包抄我的巨乳,一上一下地搓捏,到达乳头处时还特意用力向外捏拉,
让我兴奋地叫出声来。

  「啊……啊……啊……」「感觉如何?」「好,好舒服……继……继续……
啊……」我低头看自己那双尤物,已经被揉得变形了,软软绵绵地任由韩平搓圆
摁扁。他还不断地刺激着两颗小葡萄,把我弄得摇摇晃晃,身体自己在扭动,舌
头也在唇边吞吞吐吐。韩平见状竟然将头伸过我的左侧脖子,吻住了我的嘴!

  「唔唔……唔……」我挣扎了一下,「不……不行………不……不要亲我…
…」可是韩平十分有经验,舌头的技巧很熟练,让我觉得非常舒服。加上乳尖上
传来的阵阵快感,导致唇舌完全不听使唤,甚至主动迎合起他,任他吮吸品尝着
我丰润的双唇和湿滑的舌尖,还配合地发出「嘖嘖」的声响。

  这时韩平一边继续吻我,一边左手又开始继续游走,顺着我的乳房下沿,一
直滑到小蛮腰,然后滑到臀侧,最后在两股间停下,开始慢慢抚弄起我的阴唇来。
那里早已淫水范滥,再加上乳液的润滑功效,发出「呲呲」的水声。

  「不……不行喔……坏……好坏……我会……受……受不了的……啊啊……
舒……舒服喔……」我轻声呻吟着,好像语无伦次了,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
背离。心里,心里好想,好想要。但是理智又告诉我,要克制,克制。

  最后随着韩平摩擦阴核的速度与力度越发剧烈,欲望终于战胜理智,我竟然
顾不上男人的尊严,左手顶替韩平揉搓起自己的一边巨乳,右手绕到身后握住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