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

4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 作者:飞天小猪
字数:1072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1、大一生的奇遇

  大家好,我叫孙寒,是H市一所普通大学的在读生,主修生物系。

  我成长在一个单亲家庭,据父亲说,母亲在我能记事之前就去世了,所以没
有留下多少印象,父亲把我从小带大。不过父亲的工作很忙,跟我相处的时间很
少,基本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是自己照顾自己了。

  父亲是一家医药公司的科研项目经理,收入相当不错,如果我爱玩的話应该
就是太子爷了。可惜我生性内向,喜欢做宅男上网打游戏看电视什麼的,性格用
别人的评价来说就是「斯文」。而且遗传了父亲的身高,只有一米六多一点,长
相也比较清秀,一张奶油小生的脸蛋,戴着一副金属框的近视眼镜,在男生中
应该是属于中等偏柔弱型。

  这种性格加这种先天条件,也导致我上大学以来还一直没有女朋友,看着宿
舍的室友总是出双入对,有时也多少有些寂寞。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我有自己的学习和生活,而且相信命中注定,要来的迟
早会来。由于我人比较乐观,所以也没遇到什麼烦心事,一直都过得无忧无虑。

  不过,大概从高中开始,我夜里会经常发一种很奇怪的梦,经常会给我带来
多少困扰。梦里,我变成一个年轻的女子,被人压倒在床上疯狂地强奸着,对方
不断地侵袭,我想反抗但是浑身上下都没有力气,只能不断发出无力挣扎的吟叫
声。梦醒后,却又像什麼事都没发生过,身体也没有要变成女人。这个梦重复出
现过好多次,也许就叫春梦吧,每次醒来后都筋疲力尽,就好像看了一部A片一
样,不,应该说更像自己亲身经历一般。也许是青春期的生理衝动吧。不过上了
大学之后,可能因为生活相对丰富了一些,好像就没有再做过这个梦了。但是心
里反而有点怀念,很想能再做一次,我这样是不是心理变态?

  这是一个跟平常一样的星期二下午,上两堂篮球课,今天的内容是分组自由
比赛。我虽然身体条件很一般,不过自认球技还是挺自信。

  比赛开始了!过人,假动作,上篮,一气呵成!漂亮!

  正当比赛进行得火热之时,意外发生了。我接队友一个传球,正准备转身上
篮,对方一个魁梧的中锋突然从后面撞过来抢球,由于用力过猛,把我连人带球
撞飞在地上。他的膝盖正好重重地顶到我的下体,把小弟弟撞了个正着,「嘙」
的一声很清楚。我心想,糟了,这下子小弟弟估计要断掉了!

  这下子可把我撞得直冒金星,全身好像被电击一样,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幸
好同宿舍的室友韩平跟我同在一个体育班,他见到马上衝了过来,把我稍微扶起。
「孙寒,怎麼样,你怎麼样?」韩平着急地问。「下面,下面」我断断续续:
「下面好像没知觉了。」韩平知道我那里被撞了,又看到周围这麼多女生,忙说:
「我抱你去校医务所!」

  跑了一段路,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对劲,只是很奇怪的是,被撞伤的地方一
点也不痛。就算整个断掉也不会没有知觉。更奇怪的是,我全身开始发烫,身
体好像在细胞重组一样,一股热气在我胸腔和两股间游走。

  又走了一小段路,韩平突然发出恐怖的尖叫声:「孙寒,你,你的胸部……」
我赶紧低下头。这一看不要紧,我差点没晕过去,只见我的胸部突然变大了几倍
不止,好像女人的乳房一样,随着韩平跑步的节奏一晃一晃,由于穿的是白色的
紧身运动汗衫,打球又出了一身汗,衣服湿成半透明状,两颗乳头明显可见。
「放……放我下来……」我扶着韩平勉强站立起来,不巧迎面正走来一大群人,
我赶紧用手挡着胸脯,正好旁边就是卫生间,我拉着韩平衝了进去,找了一格便
池把门反锁上。

  说来也奇怪,我明明刚刚被撞伤了,现在却好像什麼感觉都没有,全身上下
一点都不痛。「怎麼会这样,怎麼会这样??」我指着自己的胸部,彻底失去了
方寸。「孙寒,你的声音……」「啊?」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声音也变了,比
平时高了八度,变得跟女人一样。糟了,难道……

  我赶紧把深兰色的运动短裤和白色内裤一并脱下,只见自己的小弟弟变得跟
平日很不一样,仿佛不属于自己一样,更像一个机器零件。我一摸,果然,小弟
弟硬梆梆的,一点知觉都没有。韩平俯下身来,观察了一下我受伤的地方。「奇
怪了孙寒,你的小弟弟好像裂开了也!」

  我一听吓得全身颤抖,一个重心不稳身体向前撑了一步。谁知这一下子身体
振动,小弟弟竟然整个脱落,掉在我膝间的内裤上。我和韩平不由得同时倒抽一
股凉气,两个19岁的男生都被这十几分锺内发生的事情吓坏了。

  幸亏韩平还是大胆一些,他看到我的小弟弟和伤口都没有一点血,就伸手把
「小弟弟」拿了起来。好家伙,这哪是人的器官呢?这分明是一块金属啊,做成
了阳具的形状!

  「孙……孙寒,你……你的下体……也变成了女性的阴部!」韩平发出了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