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5)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5)


砍人的那柄刀,甩手就是一刀,沿着那辩驳老兵的喉管割了下去,众人眼前霎时
升起一道血幕。

  那几个兵士见状,骇得倒退了几步,再看着那老兵至死未明白过来的表情,
暗叫裴陵心狠手辣。他们不知道裴陵要怎么对付自己,一个个都是满头的冷汗,
腿肚子也打起颤来。

  「你们辛苦来到边关,那戍边屯田的兵士呢?军中有规定,此关头不能聚众
喝酒。你们十几个人,算是聚众了。何况望北城中还有军妓。这样你们都忍受不
了,将来如何能当大仗?」裴陵声音平和,却不怒自威,他环视一干兵士,见他
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便又换了语调:「你们从京城来,不懂规矩,暂且不多做
计较。为首的人我已经处罚,你们几个回去各领十军棍,然后让你们的总旗报给
我。都好好跟边关兵士们学学,日后上阵杀敌,回到京城不仅是一份功劳,也是
一份荣耀。父母妻儿不就盼你们有个出身吗?不要丢了男儿的脸。算了,事情就
此结束,把尸体抬走,禀告你们的总旗,让他葬了这人,你们的事情就不追究了。」

  那些兵士本以为自己的性命也不保了,但听裴陵如此处置,便都磕头感谢,
抬起那老兵的死尸一溜烟跑掉。

  裴陵看到自己恩威并施的效果良好,也只是一笑,心道如果不杀人立威,那
些京城来的兵痞还不知道会弄出什么乱子来,这一处置,那些人也会将自己的手
段讲给别的京城兵士听,这样,其它人就会收敛了。

  驭下,是需要手腕的。

  裴陵想到刘时英的话,嘴角浮上一个微笑。他转头,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打趴
在地上、身体已然赤裸的左三知。

               ●第二章

  见那些兵士玩弄左三知,裴陵本想阻拦,可看到左三知竟然有那般举动,他
倒不想出手了,反而想瞧瞧这个拼命自保的军奴会怎么做。

  而左三知随后的勇猛举动倒真的让他很满意:突围的方向是人最少的,说明
这军奴的头脑聪明;欲逃的方向是马厩,表示这军奴深思熟虑。事起仓促,如果
这军奴真是在片刻中有了那样的主意,也算得上是有才能的人。

  这样的话,沦为军奴未免可惜了。裴陵用脚挑着那军奴的下巴,吩咐道:
「你站起来我看看。」

  左三知趴在地上,看其它人都走了,只有刚才制服自己的人没走,猜是要问
自己的话,便没有动弹。他听得裴陵吩咐,便擦擦嘴角的血迹,依言站起,面对
裴陵。夜色很沈,营房的篝火光亮又远,他方才只顾逃跑,根本没注意制服自己
的人是谁,此时看了,才吃了一惊,面前的男人竟然是裴陵。

  左三知吃了一惊,裴陵也有些吃惊。他觉得自己就不矮了,可左三知竟然和
他一般高。于是,他便不由夸了句:「个头不小啊。叫什么名字?」

  「左三知。知天、知地、知人,故为三知。」左三知小心措辞。他吃不准裴
陵喜欢什么样的回答,只希望自己不要惹到这位新任的卫指挥史。而且,裴陵算
是又救了他一次。

  「好名字。」裴陵听到这名字倒是眉毛一扬,对左三知的打量也愈发仔细了。

  虽然看人不仅凭外表,但从举止中的确能品评一个人,尤其他当年还常跟狐
朋狗友们谈论京城各家人物,看到左三知,便不由自主地审视起来。

  他发现左三知不仅个头高,样子也还不错,有北方人的相貌却无那种骠悍之
气,眉宇中反而是淡淡的隐忍。身材也好,虽然疤痕点点,可长期劳作形成的筋
肉比受过训练的兵士毫不逊色。

  腿也长,结实有力。总的说来,这样肢体强健、头脑敏锐的人,沦为军奴实
在可惜。甚至可以说,如果左三知生长在自己那种家庭,很可能会成为受瞩目的
人物。左三知被裴陵这么打量,有些不习惯,他看看自己,还赤裸着身体,便想
弯腰去捡被人丢在地上的那件残破衣服。

  「别捡。」裴陵开口制止了左三知。他看左三知弯腰,忽然觉得那腰部的线
条非常好,也不知怎么的,让他想起了从前在京城暖风阁跳舞的舞妓风五娘。

  风五娘在京城名气甚大,就连王孙公子们也是一掷千金,希望看上她的一场
舞。而她最勾人遐思的,莫过于她的腰,她的腰不比寻常女子柔软,看起来很有
韧劲,不胖不瘦,带着力度,在身躯舞动间缓慢地扭转着,撩起观者心底那种说
不出的燥热。

  左三知的腰,就给裴陵这种感觉。看着老老实实站在自己面前的左三知,他
的手不由放在那让自己遐思京城的腰上。

  左三知被裴陵的手碰到,身躯便一震。

  知道裴陵是自己救命恩人前,他也听说过裴陵的名头,但大家口中的裴陵不
仅不会为了泄欲碰男人,就连专门为将军们准备的营妓也很少碰,算是大军中很
有规矩的人了。

  他不知道裴陵为什么用手摸着自己的腰,还从腰部往下流连,直直摸到了自
己大腿根部,带起了火一样的热。

  裴陵也诧异自己的感觉,他在京城时多少也以风流倜傥自诩,碰过的女子虽
然不多,但都是风月场上有名的美人。到了军营后,心里想的大多是怎么应付眼
前的战况,根本无暇思及云雨之事,所以也很少碰专门为自己准备的女子。

  可现在,心里却有了想要男人的欲望。裴陵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当初在京城,
也有朋友邀他去玩小倌、玩戏子,并说男子的密处比女子要好些,可他没去,因
为他看了那些人的脂粉气就倒胃口。既然玩,就要玩点花样,玩那些像女子的男
人和玩女子又有什么不同呢?

  可面前的男人不是。裴陵用手又捏了捏左三知的手臂,发现那里比看上去还
要结实有力。他能感觉到左三知的力量,在左三知的身体里,蕴藏着属于男子特
有的尚未爆发的力量。

  「如果你不是军奴,你想你会是什么人。」裴陵问道,他慢慢解开了自己的
披风。

  虽然不喜欢杀戮,但天性让他喜欢征服,征服女子、征服部下、征服敌人。

  对手越强,征服的欲望也越强。所以,面对左三知,他发现自己有了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