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15)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15)



  「是……二少爷,还是睡一下吧。」裴义件裴陵眼眶都有些黑了,便想强拉
着裴陵去睡。裴陵太过劳累,挣脱不过两人,骂了两人半天,还是被两人往城楼
下拖去。

  旁边的兵士也希望裴陵去休息,便没阻拦裴勇、裴义。裴陵实在倦极,勉强
合上了眼睛靠在两个家丁身上,想让两人搀自己去城楼下找个地方睡片刻就好,
可他刚开口,却听到城外远处传来了喊杀声。

  「怎么回事?」裴陵振作精神,挥手让裴勇上去看看,但还不等裴勇上去,
就看到一个兵士连滚带爬从城楼下跑下来,单膝跪在裴陵面前,神情激动,眼里
泪光闪动,口里结巴半天,才完整地吐出两个字:「援军。」

  什么?援军!

  裴陵听到那两个字,忽然双腿一软,但随即,他像是忘记了身体的疲倦,满
脸兴奋地跑上了城楼。

  搭守遥望,在胡人大军的后面,卷起一股烟尘,那马蹄声跟喊杀声震天响起,
还有无数火把,投向了胡人的营帐中。胡人阵脚大乱,攻城的兵士也匆匆撤下。

  是大周军,那是大周军!看旗号,不仅仅是李振中的兵,还有一部分西路军。

  「两处合兵了?来人啊,把休息的都给我叫起来。李千户,你带一千人留在
城楼,其它人都跟我去。」裴陵转头,望着同样兴奋的将士们大声道:「兄弟们,
机会到了,不怕死的跟我一起冲出去,围杀他们!」

  「围杀他们!」

  随着裴陵脚步所到之处,将士们全体高呼。望着提枪上马的裴陵,他们抹去
了脸上的血迹,握紧了手中的刀枪。

  城门打开了,满脸杀气的裴陵高举红缨枪,踹蹬策马,大吼着冲入了胡人的
阵营,而他的身后,数千将士紧紧跟随,像是一把利刃,狠狠插入了敌营的腹部。

  众人怒喊着,把这几天守城的闷器都发泄在溃散的胡人兵士身上,他们跟着
裴陵砍杀,不畏死亡地横冲直撞,将本就散乱的敌营搅得斗志全无,跟外围的援
军一起,让那些掠夺了自己兄弟生命的人付出了代价。

  血沫四溅,人的零碎肢体在刀下飞散。杀红了眼的大周军让边关局面发生了
巨大的逆转。从上午打到太阳偏西,胡人疯狂后撤,大周军一路追赶,夺回了关
隘,将活着的胡人全部赶回了草原。

  残阳如血,为战场染上一层悲壮。裴陵望着遍地的死尸,心里生出凄凉。他
跳下枣红马,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已经结束战斗的战场上徘徊。大战刚结束,忙着
休息、疗伤,所以死去的同伴还来不及掩埋。看着己方兵士的尸体和敌方兵士的
尸体,裴陵发现他们至死还怒目相视。

  这就是战争,这就是死亡。

  裴陵伸出手替同伴合上了眼睛,转身,也替胡人的兵士合上了眼睛。他看到,
那胡人也很年轻,手中还捏着红色的小袋,似是女子送他的,让他临死都还不忘。

  为什么会这样?同样都是有妻儿父老,如果开放边关贸易,如果对待胡人的
策略再怀柔一些,多加安抚,恩威并施,是不是就不会让这么多年轻的儿郎埋骨
边疆?

  无力感忽然拥上了心头。裴陵觉得白日里杀敌的豪气变成了一股悲伤,他站
在无数死尸中,觉得眼前模糊一片。

  「二少爷,二少爷。」远处,裴勇、裴义喊着像裴陵跑来。

  在裴陵军队和李振中军队会合歼敌之后,这两人就奉命去找李振中所在的营
帐,并请示战后事宜。李振中命令他们把裴陵找来,他们在营房那边寻不见,便
问了几个兵士,结果都说裴陵在战场上。

  「如果不打仗该有多好。他们都这么年轻,肯定都有妻儿在后方等着他们回
家。」裴陵缓缓回头,眼底有着淡淡哀伤。

  「二少爷,您还管这些干什么,将军找您呢。」裴勇没有注意裴陵的表情,
他踢开挡住自己去路的尸体,跟裴义一起拉着裴陵去见李振中。

  营帐中,李振中满面春风跟几个手下聊天,见裴陵进门,便很和蔼地招手,
让裴陵过他面前去坐。

  「将军,末将失职。」裴陵没有坐,而是上前一步,先单膝跪地跟李振中见
礼。

  「哪里,哪里。」李振中知道裴家是大皇子的人,所以疑心裴陵在这次事件
中也有参与,但后来听望北城内守军讲,才知道裴陵不眠不休,是准备与城共存
亡。

  此刻见到裴陵的疲惫面容,心里也涌起爱惜,上前扶起裴陵道:「是不怪你,
是那关隘手将不察,我方才派人去,听说那人在胡人大军入关时被杀了。唉,死
无对证,算了,日后再说。你好好休息,这几日,望北城能死守下来都是你的功
劳。」

  「一切都是将军的决策英明。末将只是侥幸,如不是将军回军及时,望北城
之危怎能轻易解救?」裴陵听李振中的口风,心里石头落地,但他明白这不过是
暂时的安定,等事情到了朝廷上,说不准又会受什么牵连。

  「小子谦虚了。英雄出少年,将来,这天下都是你们的,哈哈。对了,那天
断后,那个给你牵马的左三知跟不及你的脚步,便留在我的队伍中。这次,他立
了不少功劳。唉,我老糊涂了,你也累了,先下去包扎休息吧,一切庆功会上再
说。」李振中捻着胡须呵呵一乐。

  「是,末将告退。」裴陵点头告退,出了帐棚。战事结束后,他便让裴义去
找左三知的下落,可裴义没找到,方才听李振中那么说,想来左三知应该是在李
振中麾下的伤兵营了,没来见自己,显然伤势还颇重。

  裴勇、裴义正守在门口,见裴陵心平气和进去、满面怒意出来,便问道:
「二少爷,您这是……」

  「你们两个去把我背囊里的伤药取来,有个笨蛋受了重伤。」裴陵冷笑道。

  「谁啊?」裴义呆呆追问。

  「啊,难道左三知还活着?」裴勇反应快,拽住裴义就跑去取伤药。两人跟
着裴陵在伤兵营七找八找,终于打听到左三知是单独住在一个帐蓬里。

  「将军说左三知对他有救命之恩,所以派小的们好好照顾左大人。」那帐篷
门口的兵士跟裴陵如此解释,裴陵听罢皱眉,让裴勇、裴义先代替那兵士守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