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14)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14)


城楼上的兵士。

  「二少爷,望北城这里的官员要见你。」

  裴陵刚想包扎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裴勇就进来跟他禀报,他没办法,只得
忍着疼痛出去见那些官员。望北城在营地的东南,营地本来和这里成犄角之势互
相支持,但胡人大军先围营地,显然想要先灭掉后顾之忧,好全力攻打望北城。

  好在自己回兵快,不然手下恐怕会全军覆没。望北城几千兵力,数数城外的
胡人,估计有五六万之多,两者相差悬殊。而李振中大军所遭遇的那股,可能有
十几万之巨,也不知李振中能否靠那几万人反击成功,挥兵来就这边……

  裴陵越想心情越沉重:这么多的敌人,绝对不可能悄无声息地潜入,也就是
说,绝对有内奸。如果将来上报朝廷,朝廷应当也能察觉,除非……除非胡人掉
头把内奸杀了,而且趁机把望北城跟李振中的增兵全部歼灭。

  想到这里,裴陵是满头的冷汗;如果真被敌人包了饺子,自己跟手下丢命事
小,北方边塞开了缺口让胡人长驱直入进入中原,百姓门就得饱尝战火荼毒了。

  「裴大人。」望北城里的官员见裴陵进来,都躬身打招呼。

  裴陵身上带伤,不愿多讲,便把事情前后简略说了一遍。他看那些官员眼有
惧色,就安慰了几句,派人送他们回府。

  裴勇、裴义看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就张罗替裴陵疗伤,接着又拿来望北城粮
草簿跟地图,供裴陵决策。

  裴陵匆匆吃了几口饭,命裴勇传令城楼的兵士换防休息,自己则算着在胡人
连日攻城的情况下能支持多久。

  一切都得往最坏的情况下打算,如果三日内没有救兵,就派出一个千人分队
突围,去西路军和南边守城报信,其它的人固守望北城,依靠粮草等待救援。

  「如果李振中不能反击成功,我唯有死战一途。战死沙场,朝廷就不会过分
追究了吧?起码,不会祸及家人。」

  裴陵揉揉太阳穴自言自语,回想自己参加的多场战役,其中不乏比这次危急
的,自己甚至还多次带着手下,以少胜多,杀败了胡人的兵马。可那些时候将士
们是同心协力,如果他们知道这次遇险是被同伴出卖,可能立刻就要丧了气势吧
……

  「二少爷,您不能这么想啊。这事情刚开始,什么都没肯定。」裴勇、裴义
下去办事,回来就听到裴陵那丧气的一句话,两人慌忙上前搀住了裴陵,替裴陵
换下被血浸透的布条,重新包扎后,把裴陵扶到床上躺下歇息。

  「裴勇、裴义,传令下去,今夜一定要严防死守,不能出岔子。」裴陵就怕
胡人采疲劳战术,依靠人多轮番攻城,那样的话,恐怕事情就难办了。

  脑海里闪过那些受伤兵士的身影,他躺在床上无法安然入睡,又一骨碌坐起
来,就着烛火仔细看望北城附近的地图。

  以望北城为中心,从方位上看,屯田驻军的营盘在北方偏西一点,李振中在
西南,而西路军则在西北。有西路军在那边镇守,胡人不能从那边来,正中又是
一片杀海,也不利于大军行军。那么胡人从东北而来,西北及正北方的压力绝对
很轻。

  换言之,如果自己处在李振中的位置上,会先往西边退守,然后派人跟西路
军求援,这样西路均可以出动,和李振中的军队互相呼应,成为包围胡人的两翼。

  「这个地方不错啊。」裴陵手指点点地图,看着一处标志山谷的地方。

  如果李振中退守到那里,以险要地势为靠山,那就完全有希望扭转整个局势。

  只不过,这山谷不大,并没有画入朝廷那边的地图,就怕李振中不知道。而
如果李振中都不知道,他手下又有谁能知道呢?

  当时忙乱中没想到这层,忘记给李振中留下几个熟悉边关的人……难道……

  裴陵想到这里,倒是一个机灵,左三知在战场上的凝重回眸不期然撞入脑海:
仔细回想,以左三知的能力,足可以打倒几个胡人抢到马匹追赶自己,可他没有。

  难道他是为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眼竟然让自己想起了初次见到左三知的情形。

  他在一群疯狂的兵士中表现得异常冷静,目光没有丝毫浑浊,每一个动作也
带着特有的目的,能理智地判断着一切,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超过了在场所有的兵
士,甚至超过了旁观的自己。

  而辱骂也好,重责也好,甚至压倒他、贯穿他也好。哪一种方式都无法将他
眼中的骄傲损害分毫。所以他非常不甘心,不甘心在军中除了刘时英,还有别人
的气魄能压过自己的。

  「时英,难道我的心胸比自己想象得还狭窄。」裴陵自嘲地笑了,他看看包
扎后还有些渗血的伤口,伸手拽了件干净的外袍穿上,决定去城楼上,跟士兵们
一起守夜,为众人打气。

  ***望北城被困三日,李振中那边仍未有一点消息。而围城的胡人军队则
是整天忙着攻城,就像裴陵预想的那样,仗着人多,轮番上阵,把守城的士兵累
个半死还不敢休息。

  裴陵这三天只睡了不到五个时辰,满眼血丝,一直跟众将士守在城楼上,谁
劝都劝不下去。他怕自己一离开,手下人也泄了气。刚才望北城的文官还没眼色
地过来问他退敌之计,气得他踢了那人一脚,然后叫裴勇、裴义满城贴告示,请
城中的青壮年男子协助守城,共度难关。

  「二少爷,回去睡一下吧。」裴勇、裴义看裴陵摇摇晃晃,便上前扶住裴陵。

  这三天,很多人面对多于己方数倍的敌人都有些胆怯,裴陵怕军心动摇,就
挨个地方讲些以少胜多的战役来鼓励大家打起精神,何况城中粮草充足,足以坚
持到援军到来。

  那帮人听裴陵这么说,而且面带笑容,才安心守城,打退了胡人一次又一次
的进攻。可他们不知道,裴陵其实已经累到不行,脸上的血色都是暗中喝了酒冲
出来的。

  「不,给我沏些浓茶。然后让城中有酒的人家把酒都拿出来,等胡人攻势猛
的时候就往他们身上倾倒,然后点火烧。」裴陵冷笑,他前天就告诉大家节省箭
矢,加上城中油也有线,最后关头才能用,所以,先拿些酒来充数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