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11)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11)



  「大人……」听裴陵这样讲,左三知倒是一怔,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裴陵帐篷
中的书柜,心说难道我偷看你书,你也知道了?

  「反正你也看过了,不如我大方点,让你正大光明看。」裴陵笑着肯定了左
三知的猜测,他拉起要谢罪的左三知,把左三知往那床上带去。

  虽然把左三知留在身边不是为了风月情事,不过那一夜的旖旎他却始终未忘。

  前些日子怕左三知伤口未愈才没有动手,但此刻见左三知心虚模样,竟然有
种大笑的冲动,而把左三知压在身下的那种得意感也油然而生。

  「大人,小人还是先下去吧。等下还要看马。」左三知心里一紧。

  「不用看,看那个做什么。」裴陵吹灭烛火,就势把左三知按倒在床上。

  「大人。」左三知想起那夜的疼痛和接下来的大病,便不自觉地抗拒。

  「我这里有药,不会伤到你。」裴陵的下身已经硬了,他不愿再等,便扒下
左三知的裤子,往那股间穴口里面涂了些行军用的伤药后,就将胯下阳物直直插
了进去。他用力颇大,顶得左三知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碍于情势,左三知明白自己不能反抗,就只能任由裴陵摆布。可裴陵数日禁
欲,加上对那夜的感觉有些留恋,便在左三知身内横冲直撞起来,折腾了小半夜,
才放开左三知,从那布满自己体液的洞里退出来,仰面躺下。

  没管股间的酸痛,左三知看裴陵发泄完了,便下床穿衣,跟裴陵道:「大人,
小人告退了。」

  「嗯。」裴陵累了,他发泄完觉得很痛快,左三知那强健的体魄也让他有更
多的满足感。他扭头,看左三知走到帐篷门口了,才开口问:「那夜是你替我盖
的披风?」

  「……大人……」左三知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回头,看到裴陵也望着自己。

  「罢了,不说那个。改天,你再陪我吧。」裴陵扭头合眼,大剌剌躺在床上。

  左三知则蹑手蹑脚,出了裴陵住的营帐。

  ***裴陵所带的军队倚靠望北城,主要任务是坚守、防御、屯垦,所以也
无甚战事。倒是刘时英所在的西路军被朝廷命令深入胡人腹地;草原四季变换,
胡人也无固定居所,所以很难打一场大规模的遭遇战,这样下来,西路军虽有战
绩,但跟钱粮支出不成比例,这就让朝廷上一些大臣颇有微词。

  朝廷如今本就分为两派,为敬王、孝王的皇位继承权争个不可开交,如今看
到边关战事不如人意,便又以此为由,建议皇上往边关派个统帅,总领边关的军
务,尽早结束战事。

  裴陵听到消息,便催促家里随时来信,讲明朝廷的变故。因此一看左三知手
捧印有裴家火漆的信匆匆进来,便放下手头的书,命左三知读给他听。

  左三知一行行念来,只有最后一句是裴陵急于知道的:「故此,皇上命骠骑
将军李振中来边关统领军务。吾儿收到此信时,李大人已经带兵马出京……」

  「李振中……」裴陵扬眉,心说皇上这一碗水倒端得平。骠骑将军李振中是
老将,在朝中素有威名,为人也正直,肯定不会偏向哪个皇子,所以把兵权交给
李振中最好。

  「大人,这里还有刘时英大人的一封信。」左三知从怀中又把刘时英的信拿
出来。

  「你念吧。」裴陵心里烦乱,裴家在朝廷本来也不倾向于谁。可上次胡人袭
营,二皇子手下的红人刘时英被调开,他倒被大皇子敬王手下的人提升,让他父
亲不得不明确态度,靠向大皇子一派,这样一来,他也不得不考虑如何办事,免
得在皇位争夺中不小心成了无辜牺牲品。

  左三知又把刘时英的信念了,但这封信比家书更让裴陵震惊。刘时英在信上
告诉裴陵,西路军两天前围杀胡人几万,但西路军也受到重创,他们退回固守,
而胡人则投表请和,还准备了大批的贡品,准备运到京城。

  「请和?」这样朝廷的局势不是更复杂了?他抬头想叫左三知把信给自己看,
却发现左三知也在沈思什么。

  「你在想什么?」

  「在想是战是和……啊,大人恕罪。」左三知在裴陵的准许下习武学文,也
长了不少见识,加上从小见过不少战事,便对这些东西甚感兴趣。

  「哦,那你说说你的看法。」裴陵一乐,我还没有听你谈过军务呢。

  「这……那小人就直言了。」左三知看裴陵不像是开玩笑,便把自己的想法
说了出来:「数月前,胡人袭营是大规模的,便说明他们有备而来。从袭营之后
的损失来看,他们主要的目标是劫掠粮草,顺便打击我们在边关的势力,而且他
们游牧,居无定所,也不怕我们反击后将他们全数歼灭。再说,刘大人的这场胜
利也不是完胜,打仗贵在粮草,西路军的粮草大部分由朝廷调拨,所以朝廷顾虑
到西路军不能久驻边关,很可能答应胡人的议和。只是这议和……」

  「这议和怎地?」裴陵总觉得左三知欲言又止。

  「这议和似乎不是胡人的真意。随裴勇、裴义两位大人带队去查探,小人得
大人的允许也跟去几回,发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什么不对劲?」裴陵皱眉,心说难道是诈降?

  「马粪。」左三知想了想,「查探时,我发现一些僻静处有马粪,但踩碎看,
并不是我们大周军的马粪。虽然两者很像,但小人喂马多年,所以分辨得出。」

  「你是说胡人也深入我们这边查探?不过据时英说他们的主力都在西边,难
道……」裴陵越想越觉得这里面很不对劲。

  「难不成他们在这里打探,然后准备集结于此?」左三知明白望北城是重地,
但望北城东北方向的关隘还有一路军守着,虽然没有西路军人那么多,但也足以
把胡人挡在外面了。

  「朝廷既然派了李振中将军出来,暂时也不能让他回师,至于胡人那边求和
的事情,也得有段日子才能传入皇上的耳朵。我先写个呈帖把你的发现告诉都指
挥史大人,请他命令这几卫人马多加小心吧。」裴陵说罢,伸手拉过左三知,在
左三知胯下摸了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