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重口】【异形系列】【作者:扑克娘】【完】

【重口】【异形系列】【作者:扑克娘】【完】

本帖最后由 二级流氓 于 2017-1-3 12:36 编辑

  沙尘暴下的异动

  异形

  现在是星球风暴期,从蒂埃里所在的诊所朝天空望去,除了浑浊密集的黄沙什麽也看不清。按理来说,没有人会选择在这样的天气里出门。

  大颗点的沙粒在空气中高速旋转时,可以轻易地割下人的脑袋。接近地面处,风力虽然稍弱,但密集的沙尘仍能糊住生物眼睛,然後在揉搓间,令人的眼睛血肉模糊。

  这本应是一个不适宜居住的星球。

  这颗星球如它在宇宙间给人的观感一样,是那麽的荒凉且孤寂。

  按季到达的沙尘暴和百分之九十的沙土覆盖面,让它的颜色看上去单调乏味。

  它巨大但是荒凉,人烟并不能减少它的荒寂,反而突出了它的虚无。

  它是这个星系中的庞然大物却又还不够分量。

  至少曾经是这样。

  T─13,这个星球,不知从何时起便由一个默默无闻的殖民星球变成了繁华奢靡的轨道行星。

  这个宇宙间并没有例行的路,在一片虚无里更没有所谓的前进和後退,人们所依赖的行径标志,就是他们常去的那几个星球。

  所以,当一个行星成为了轨道行星,也就意味着它吸引了足够多的星际流量。

  人们常说,这是得益於这个星球丰富的矽基燃料,但更多的人认为这是得益於这个星球高超领先的科技。

  沙子并不是什麽稀有物,虽然该星球的沙子有了些别处没有的特点,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无可替代。

  这里一定有些什麽是与众不同的。

  蒂埃里一直是这麽认为。

  但他却说不出到底有些什麽不同。

  就像他觉得,自己与从母星和其他星系来的人是不一样的那般,他从不知道那些违和感出自那里。

  也许正如他的老师所说,他总是喜欢胡思乱想。

  这麽一回神,蒂埃里迅速从无限发散的思考中堕入现实。他忽然觉得有些难受。

  ‘不过,那些幻想还算可以接受。’蒂埃里这麽安慰自己,因为他的老师正是这麽说的。

  真是奇怪的包容性。蒂埃里对此这麽评价。 似乎人类自迈入宇宙後,其包容性也在不断扩大。生物人,人造人,克隆人,机械人,不断挑战着人类的底线和道德。

  现在是一个很难讲清道德和底线的时代。每当人类以为自己还停留在某种高水准的道德层次时,总有那麽些发明创造来打破那麽个底线,秀出遮羞布下丑陋不堪的景象。

  人类一方面抗拒,但一方面又在接受。就像拒绝和接受克隆人,拒绝和接受机械人。欲拒还迎的面孔简直惨不忍睹。

  那麽自己现在这种状态算不算扯着遮羞布不放的欲拒还迎呢?

  这麽一回神,蒂埃里迅速从无限发散的思考中堕入现实。难受的感觉更加明显。

  这也正是这个时代的人的苦恼。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蒂埃里瞥了眼手术室的门,那里仍旧没有打开的迹象。过了一会,蒂埃里难耐地扭动了下腰肢,里面的肉柱确像是融为一体,感觉不出任何的异样。

  他感到非常的失望。於是h扭动的幅度又大了些。有人从他的身边经过,停在了手术室门口,正焦急的等待里面的人出来。不过,这不是病人的家属,而是下一位等待‘处理’的病人。女人扶着累赘的腰身,在手术室前不停地转悠,蒂埃里不得不停下他那扭动的动作。

  会在这个时候,这种天气来诊所的人通常都是些‘怀着’小秘密的人。

  蒂埃里的父亲,洛克医生,是这个诊所的着名医生,在一些特殊的人群里,他以帮人摆脱秘密着称。

  人们愿意相信他。

  因为他对人总是那麽的冷淡,那麽漠不关心,那些对於别人来说不堪重负的秘密,对他而言似乎都是无足轻重,可以轻而易举移除,然後丢弃的废弃组织般。

  就像蒂埃里的秘密一样。

  洛克医生在蒂埃利六岁时,就发现这个儿子对肛交有着难以摆脱的情愫。但对方看着浴室中,蒂埃里努力将粘着清洁液的粗毛景塞入後穴的情景,仅仅表达了这不卫生的意见就在没其他。

  从那以後蒂埃里每周都可以得到一笔钱,用这笔钱蒂埃里开始一件件地收集他喜欢的器具。然後,从某一天起,蒂埃里开始在自己的被子里发现了一些特别的,粗壮的,更加活生生的礼物。

  如果不是所受的教育,蒂埃里几乎要认为自己所渴求,所希望的是正常的。

  蒂埃里曾以为是自己的性向出了问题,但事实证明他对同性的生殖器并没有那样的渴求,或者说那样的冲动。

  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麽样的,自己渴求的究竟是什麽。蒂埃里只能通过器具在碾磨时幻想。

  但可悲的是,就连在幻想中,那使他呻吟,使他辗转的东西也是那麽模糊,甚至是连形状都并不具备。

  也因为如此,蒂埃里的收藏品变得愈加的奇形怪状。不过,所有的收藏品里,蒂埃里还是最喜欢洛克医生送的。这些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被子里的物品,除了有种诡异的,偷偷摸摸的刺激感外,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里面。

  所以蒂埃里猜想,洛克医生是知道什麽的。

  洛克医生送的礼物绝对是有某种规律,或者说有某种意义和用处在里面。

  蒂埃里身体里面的肉柱已经埋了将近一个星期,从刚开始的频繁跳动,到最後的好无动静已经过去了一周。

  蒂埃里知道这是里面的液体已经吸收净了的迹象。而今天晚上,蒂埃里决定了去见一见洛克医生要他去看的真相。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一个女人被推了出来。另一个女人立刻躺上候在一旁的手术床,架起双腿,急不可耐地想要摆脱恼人的秘密。

  蒂埃里看了看时间,每天夜里的一点到四点,都是他的父亲,洛克医生接私活的时候。要是几百年前,洛克医生可没有这麽多的私活接。

  这是个广袤的宇宙。宇宙间,有无数的星系,而无数的星系里,又有着无数的恒星。

  每一颗恒星又都伴随着数颗或数十颗行星。

  这颗名叫T─13号的行星,曾经就是这麽的普通。只有几百的住名,上面的人做着可有可无的开发,耗费着不多也不少的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