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剑与菊花的刺青——choye正传】(完)【作者:qiushengfu】

【剑与菊花的刺青——choye正传】(完)【作者:qiushengfu】

2 【剑与菊花的刺青——choye正传】(完)【作者:qiushengfu】 作者:qiushengfu
字数:50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一章一切的原点

  「抱歉,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太适合,这三个月来多承蒙你的照顾啦,祝你过
得幸福」。看着冰冷的短信,我的头一阵阵发晕,腹中涌动阵阵恶心的感觉。想
不到三个月的坚持和付出,换来的确实这样一个令人无言的结局,泪水时候从眼
角滑落,但我知道我的内心有块地方已经崩塌了。

  我叫choye,22岁,158公分的身高在日本这个地方也算得高挑,
从高中起逐渐留起来的长发和甜美的面容让我身边一直不乏追求者。可从小到大
一直没有谈过恋爱,倒落下个冰美人的称号。倒不是我自命清高,实在是因为我
本身是个特殊的女孩。从小我就发现自己的个性欲特别旺盛,青春期的时候每天
不自慰就根本难以入眠。我的家长都极其传统,从小对我的教育极其严格,一直
在灌输女性的端庄淑德,对淫荡放浪嗤之以鼻,我也就只好装出一副乖乖女的样
子,将我的本性深深藏了起来。这样矛盾的我根本没办法和男性正常的交往,怕
他们发现我的秘密,索性就将他们统统拒之门外。

  进入大学后,Tim毫无预兆的吸引了我,说不出为什么,也许是他彬彬有
礼的态度,也许只是第一次见面时他穿着的白衬衫。我默默地关注了他三年,终
于鼓起勇气在舞会上向他发出了邀请。也许本身我的相貌也吸引了他,抑或是冰
美人的垂青满足了他的虚荣心,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为了他,我天天都在压抑
我淫荡的本性,怕他发现心目中纯洁女神的淫荡本性,即使是做爱时,我也紧紧
咬住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任由他在我身上驰骋。没想到我这样的坚持,换来
的仍然是被抛弃的结局,分手的短信都彬彬有礼,一如Tim他彬彬有礼的样子,
我知道我这一辈子已经无法享受正常的爱情了。删掉他的短信、邮件和他有关的
一切。这时,一封邮件进入了我的视线,发件人是:zoikhemlab。

  这是我一年前注册SM网站时收到的邮件,内容说他们是一个人体改造实验
室,招募实验的志愿者,不会打扰正常的生活,会提供实验的资金云云,当时看
过就放在一旁。现在看时,里边的最后一句话紧紧锁住了我的目光:「我们会让
你放开一切充分感受到作为女性人体高潮的真正魅力」。那个时候鬼使神差的我,
不知不觉填写了自己的信息,当我按下发送键的那一刹那,我还不知道,这就是
一切的开始。

  三天后的我来到了京都市区的一座别墅,老实说我震惊于别墅的奢华,位置
就在三井住友银行总部的后街,我从来都不知道这种地方竟然还有私人住宅的存
在。纯和式风格的房间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我紧张的情绪。在那里我终于见到了Z,
他比我想象得还要年轻,非常的斯文。一天的时间里,他带我品尝了最高等级的
怀石料理,游览了清水寺从不开放的大殿,在头排观赏了能乐的表演。落日的余
晖中,在鸭川岸边漫步,我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了Z,他微笑说把一切都交给他,
我默默点了头。

  回到他的房间,他说你不要怕,相信我,像尊崇八百万天神一样的相信我。

  他给我戴上了一副色的眼罩,被斩断了视力的我瞬间感觉无比的孤独,仿
佛一切都离我而去。肌肤的触感变得格外敏感,能感觉到他解开了我的衣带,衬
衣、裙子一一离我而去,冰冷的刀锋在我身上划过,内衣、内裤被割开,「今后
你不再需要这些东西」,恶魔般的话语,裸露肌肤和空气的触感让我浑身战栗。
双手被反被到了身后、毫不犹豫地捆绑,紧跟着绳子像毒蛇一样爬上我的脖颈、
胸部、一个个绳结摩擦着我光滑的肌肤。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能感受到胸前的两
颗红豆急剧的变化,当绳子穿过我的胯下,粗糙的绳结无情的勒进下体的时候,
一股热流难以抑制地喷涌而出。……和Tim一起时从没有过的呻吟声连我自
己都吓了一跳,耳边传来的是轻蔑的笑声,「别急,Angel,才刚刚开始呢。」
两颗耳塞被塞进了我的耳道,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作的,非常的柔软,和我的耳
道完美贴合,很快,我连我自己的呻吟声都听不见了。视觉、听觉、行动都被封
锁的我,触觉和官能感似乎被放大了一万倍,我忘情地呐喊(我自己并不能听到),
恣意地感受他在我身上的游移,忘情地感受他唇舌的交流,当他最终进入我的身
体时,我已经完全处于失神的状态,我的灵魂似乎已经脱离了身体在无边的风暴
中随波飘动,二十二年压抑的情欲喷薄而出,将一切贞操、端庄、淑德都远远地
抛开,将一切的一切都交给了在我身上驰骋的命运的主宰。

  下身传来的剧痛将我从梦中惊醒,那是真切的疼痛,我用力的挣扎,发现眼
睛、耳朵仍然被封闭,身体和刚才相比更多了一份固定感,双腿上传来的固定感
让我想起了妇科诊所的场景,只有下身的疼痛提醒我这场噩梦仍然没到醒来的时
候。不知过了多久,眼罩和耳塞被取下,刺目的白光让我短暂的失明,恢复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