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二十五章 】【作者:渚碧礁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二十五章 】【作者:渚碧礁

本帖最后由 大寶誘香 于 2016-10-23 06:50 编辑

  第二十五章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早就关机了?真的是没电了,忘记充电了吗?”挂了跟岳父的通话,戴庆心里莫名地不安了起来……

  “对了,舒雅不是去找赵主任谈工作吗?如果打电话问问赵主任或许就知道她的情况了。赵主任的手机号唐毅肯定知道。”戴庆想到这里在手机通讯录里翻出了唐毅的号码,拨打了出去。

  唐毅的手机通了:“喂?你好那一位?”

  “唐毅吗?是戴庆。”

  唐毅一听是戴庆的电话,心里一阵紧张、发虚:毕竟昨晚刚刚在他家床上睡了人家的老婆,除了真正的性交,其他能的他都了。他不知道戴庆突然给他打电话是什么意思?于是胆战心惊地试探道:“哎哟,姐夫,您可是很少给我打电话,您找我有事儿吗?”

  “唐毅啊,你知道你们营业部赵主任的电话吗?”

  “赵主任?应该是有他的号。怎么您找他有事儿吗?”唐毅想起昨晚舒雅被赵主任灌醉,抱着猥亵的画面,所以对他颇有微词。

  “哦,也没什么事情,就是舒雅下午跟他一起在谈工作上的事情,可是说好了今晚她回我岳父家住的,可现在都这么晚了还没回去,打她手机又关机,一直联系不上,我担心她,所以想问问她是不是还跟赵主任在一起……”

  “什么又是赵主任?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昨晚就故意把舒雅姐给灌醉了,还……”唐毅一听是又是赵主任把舒雅找出去,气就不打一处来,气愤不已,可话说了一半才想起听电话的是戴庆,有些话似乎不能对他说。

  “还怎样?”戴庆从唐毅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些端倪,便着急地追问。

  “也没怎样,反正他不是个正经的人。”唐毅一听戴庆有些急了,担心把昨晚赵主任的哪些行为说出来戴庆会失去理智,所以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你把电话告诉我,我好好问问他。”戴庆着急道。

  “打电话?那家伙滑的很,你觉得他会跟你说实话吗?姐夫她们在哪里谈工作你知道吗?要不我去找一趟吧。要是找不到再打电话也不迟。” 唐毅已经认定赵鹏鹍又对舒雅没干好事了,他觉得打电话对赵鹏鹍这种人没用,还是去现场堵他比较实际。

  “离我家小区不远,那家和平路上的楠岛咖啡厅。你知道吗?”

  “知道,我这就打车过去。”唐毅急道。

  “那就麻烦你了,唐毅。对了,他们好像是在二楼的216号雅间,我听到了赵主任发给舒雅的语音微信。我也开车赶过去,不过我离得远估计要将近半个小时才能到。咱们电话联系吧。”戴庆说着也起身出去准备开车赶过去了。临走前他跟辅警赵有德打了个招呼,交待他所里万一有急事就电话联系他,说完就开车出发了。

  戴庆心急如焚,虽然晚上开车视线不好,可他仍然把油门踩到了底,这辆破旧的警车以它最高的速度驶向了市区。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厢唐毅也拽着跟他合租的老同学麻杆(马鸿文的外号)一同出发了。之所以叫上麻杆是因为昨晚他独自去解救舒雅时赵主任的帮凶有三人,害他差点儿吃了亏,没能将舒雅带走,所以这次他吃一堑长一智,也带了帮手。这麻杆人如其名:高高瘦瘦的,虽然瘦了点儿,可毕竟身高一米八五,往哪里一站,高高大大的还是能唬住不少人的。

  两人出门后拦了一辆出租车,不到十分钟就赶到了那家楠岛咖啡厅,又按照戴庆提供的雅间房号急冲冲跑上了二楼,找到了那间216号雅间。唐毅并没有急着敲门,而是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半天,没动静。于是他索性一拧把手就推开了门。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桌子上干干净净,显然是早已经被服务员收拾过了。

  这情况出乎唐毅的预料,他原本笃定了:赵主任会在这间雅间里对舒雅图谋不轨的,本想抓他个现行的,这下可好,这可到哪里去找人啊?急忙找到楼层服务员询问:

  “请问这个房间的客人什么时候走的?”

  服务员:“四十分钟前吧。”

  唐毅看了看手表,现在时间:20:47,那么他们是在刚刚晚八点的时候离开的。唐毅想了想又问:“他们是一起走的还是分开先后走的?”

  服务员:“一起走的。”

  唐毅皱起了眉,因为他实在无法判断赵主任现在还是不是跟舒雅在一起,即便是他们现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哪里啊?

  这时一直跟在身后的麻杆搞清楚了状况,献计道:“你打电话问问你们赵主任不就知道了?总比你在哪里瞎想强吧?”

  唐毅想了想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也惟有如此了。他和麻杆边下楼边拨打了赵主任的手机号。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手机占线提示音。

  过一分钟后再打:“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还是占线。

  就这样唐毅每隔一分钟就重拨一次,直到他俩出了咖啡厅,站在门口等戴庆。三分钟后对方的手机才传出正常的待机接听的“嘟……嘟……嘟……嘟”的声音。

  “总算可以打通了,也不知他刚才在跟谁通电话呢,打这么长时间。”唐毅边听着手机话筒边喃喃自语着。

  “滴”的一声,忽的手机待机音被对方挂断了。

  “妈的,怎么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看来我昨晚是真得罪他了。”唐毅苦涩道。

  “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一晚上没回来。白天还骗我说是去你堂姐家了。现在露馅了吧?”麻杆在一旁听得清楚便随口问道。

  “麻杆,现在还不是向你解释的时候,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舒雅姐。我觉得她肯定是被赵主任这个王八蛋给带走了,也不知被带去了哪里?现在这个王八蛋拒接我的电话,肯定是心里有鬼,怕我又坏了他的好事儿。”唐毅愤愤地道。

  “要不用我的手机试试?我的号你们赵主任肯定不认识。”麻杆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唐毅。

  “先等等,过一会儿再打,要不然他肯定会怀疑是我打的。”唐毅接过来手机道。

  二分钟后用麻杆的手机拨打了过去,在“嘟……嘟……嘟……嘟”的十秒后终于接通了。传来了赵主任不耐烦的声音:“喂?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