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二十四章 】【作者:渚碧礁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二十四章 】【作者:渚碧礁

本帖最后由 大寶誘香 于 2016-10-21 18:43 编辑

第二十四章


  8月8日,周六,阴天,天空一片氤氲弥漫着潮湿的气息,天空中一层层厚实的乌云压下来让人感觉白昼都似刚刚进入黎明一般的昏暗,明明都已经上午十点多了天色却还是暗沉沉的。

  外面的天气虽然一片阴霾,可是在和平路楠星小区四号楼五楼东门的房间里却是满屋春光,一片的旖旎:在这户人家主卧室的大床上,一对儿男女正浑身赤裸着躺在一起,此时正甜甜地酣睡着。

  那女人国色天香、睡姿优美,即便是睡态也是极其的妩媚迷人,她此时正侧头朝向床外的床头柜,长长的眼睫毛使她即使正在酣睡也显得眼睛是那么的灵动、秀长的细眉微蹙似是睡梦中遇到了什么令她伤痛之事,不禁让人心生见犹怜之心。凌乱的长发遮住了半边俏脸,娇躯横陈,一对儿饱满高耸的雪乳正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粉红色的诱人乳头也随之颤动着。只是其中一只浑圆左乳正被一只男人的胖手盖住。女人白皙的玉体之上斑痕点点,不明液体的痕布满肌肤之上,再看她身上唯一仅剩的那条红色情趣蕾丝小内裤早已变了颜色,上面一片片的某种浓稠液体风后留下的白色印记覆盖住了内裤本来的红色。而且更诡异的是:那内裤中间裆部的布料似乎深深地陷入了女人最神秘的阴户肉缝之内。也不知是什么东西能把这布料向那女人最娇嫩的肉缝中捅得这么深?不过即便是没有经验的新司机也会一眼就看出:这美若惊鸿的女人此时的媚态正是与人行云布雨后的征兆。

  再看那男人,他白胖胖的,虎头虎脑的圆脑袋肥嘟嘟的脸。此时正腆着大肚子侧身搂着美艳女人那饱胀的赤裸玉乳不肯撒手。侧叉开的大腿之间露出了一根软塌塌的白胖胖阳具,那下面肥大的阴囊此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干瘪了下去,看样子存了不知多久的存货昨晚全被他尽情喷射了一空。估计再想存满还得有些时日吧?

  正对着大床的墙上挂着一副巨幅的婚纱照:照片中穿着洁白婚纱的美貌新娘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在雪白的婚纱的映衬下更显得圣洁绝丽。而一旁的丈夫正深情地注视着自己美丽贞洁的妻子,面露心满意足的微笑。咦?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再仔细看这不正是:舒雅和戴庆的结婚照吗?

  可床上哪个跟照片中的妻子睡在一起的一丝不挂的胖男人分明不是戴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舒雅被别的男人给睡了吗?

  ……

  “以眼泪淋花吧

  一心只想你惊讶

  我旧时似未存在吗

  加重注码青筋也现形

  话我知现在存在吗

  凝视我别再只看天花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地喝吧

  别遗忘有人在为你声沙

  你叫我做浮夸吧! ”

  静谧的卧室里忽然响起了悠扬的歌声,这是Eason陈奕迅的歌《浮夸》,被舒雅设置为了自己的手机铃声。

  舒雅被手机铃声吵醒,她感觉自己头痛欲裂,脑袋昏昏沉沉,口干舌燥,全身酸痛,她还没睡饱,眼睛困地还睁不开,她只是凭着平时的习惯想侧过身去摸索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她身子一动忽然觉得自己的左乳上被一只大手在抓着,她知道肯定又是“丈夫戴庆”,他平时就喜欢偷偷摸摸的摸自己的乳房:

  “也不知有什么好摸的?讨厌,人家要接电话。”舒雅娇滴滴地推开了那只手,可是感觉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手机铃声催得急,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

  “喂?谁啊?这么早就打电话?”舒雅半睡半醒间接通了电话。

  “是我,赵鹏鹍。时间可不早了,都十点多了,你还没睡醒吗?”电话哪头传来赵主任和蔼的声音。

  “是赵主任啊。您找我有事儿吗?”舒雅懒洋洋地问。

  “舒雅你身体没事吧?昨晚你喝多了,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赵主任关心地问道。

  “我昨晚喝多了?……哎呀,想起来了。我说怎么头这么痛呢?头晕晕的,还口干舌燥,特别想喝水。”舒雅似乎想起来了昨晚的某些片段。

  “哎哟,你身体反应这么大啊?那看来你需要有个人照顾你、帮你冲壶茶水多喝几杯啊。我现在已经到你们家小区门口了,要不我上去给你冲杯茶吧?”赵主任热情道。

  “嗯……谢谢你的好意了,主任。我现在好困,想再多睡会儿。”舒雅婉拒道。

  “哦,这样啊,那就算了。呵呵,我找你本来是想跟你一起去参加楠城建材大市场与金融企业对接服务项目洽谈会的。咱们昨晚不是都说好了吗?商户的资料还都在你哪里呢。”赵主任被拒绝后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解释道。

  “哎呀,主任,对不起,资料我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呢。哪个项目洽谈会不是开两天吗?要不您先去开会,我今天整理好后再给您,怎么样?”舒雅不好意思地说道。

  “唔,那也好,下午散会后我再联系你。正好再一起根据你重新整理的材料,研究一下明天要重点接触的目标客户。”

  “呃,下午我一定会整理好的,把希望最大的几个目标客户从这几百户商家里面整理出来。”舒雅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好吧,那咱们下午再见吧。到时候我再联系你。”赵主任说完挂断了电话。

  舒雅跟赵主任通话这么长时间困意也消了大半,再加上口渴难耐她便睁开眼想去洗漱后喝杯水。

  可是当她睁开眼睛打算找寻自己的衣服时,她忽然发现自己身旁的“丈夫戴庆”怎么变成了个胖子?再看向他的脸时她惊叫出声:

  “啊!……小胖子?你……你怎么在我床上?你……给我起来……”

  闻着密闭的屋里那种浓郁的男性释放后的味道,作为一个结婚两年的小少妇一下子就知道那是精子的味道了。她连忙惊恐地看向自己的身上,看到内裤上的斑驳印记,还有小腹上遗留的斑斑点点,她脑袋“轰”的一下子炸了锅。

  她匆忙扯了被单裹住身体,然后疯狂地拍打起光溜溜的小胖子唐毅来。并悲愤地哭骂着:“你……你这个畜生。你这个流氓……我打死你。你……你到底对我都做了什么啊?”

  唐毅被打醒过来时,正看到舒雅在悲痛欲绝地拍打自己。他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他脑子实在是想不明白,明明昨天晚上还亲亲我我的很喜欢自己,像情人一般,怎得一觉醒来就不认帐了?怎么可以这么翻脸无情呢?于是他边招架着舒雅的厮打,边委屈地出口辩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