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爱的浪潮】【作者:不详】【全文完】

【爱的浪潮】【作者:不详】【全文完】

【内容简介】

  「嗯…………哥……好棒……」绯红的颜色在细致白皙的肌肤上更衬得那赛雪的肤色有多通透,呻吟的人儿止不住的颤抖着细白的双腿,空气中只有喘息声和情潮浓烈交织着。魏静言双腿大开,赤裸的美丽身躯被大大敞着在诺大华丽的起居室那张三人座沙发上,他晶绽的双眸蒙上一层湿润,朱唇被舔咬得红艳,胸前的红樱已经被吻吮的轻颤着,平滑的雪肌下,他的欲望青芽早已挺立,直贴着小腹的茎口前端铃口还吐着些许泪珠。「哥……哥……舒服……静儿好舒服……嗯……还要……」

1-1


「嗯……啊……哥……好棒……」

  绯红的颜色在细致白皙的肌肤上更衬得那赛雪的肤色有多通透,呻吟的人儿止不住的颤抖着细白的双腿,空气中只有喘息声和情潮浓烈交织着。

  魏静言双腿大开,赤裸的美丽身躯被大大敞着在诺大华丽的起居室那张三人座沙发上,他晶绽的双眸蒙上一层湿润,朱唇被舔咬得红艳,胸前的红樱已经被吻吮的轻颤着,平滑的雪肌下,他的欲望青芽早已挺立,直贴着小腹的茎口前端铃口还吐着些许泪珠。

  「哥……哥……舒服……静儿好舒服……嗯啊……还要……」魏静言身后是他亲爱的二哥魏静舒,他背靠着魏静舒的胸膛,被他抱在怀里用紫的粗壮鸡巴用力地疼爱着自己的小屄,爽得花枝乱颤。

  魏静言的双腿几乎被魏静舒全部掰开,沙发前的墙壁上还摆了一面大镜子,正好能清楚映照出两人交欢时爱液沾满小屄和粗屌的模样。

  「舒服吗?」

  魏静舒邪邪地笑着啃咬着静言的耳根和细白的颈子,然后伸手警告性地用手指弹了弹静言偷偷流淌泪珠的茎芽,还不忘大力的将自己的鸡巴用力地疼爱着弟弟啧啧水声的小屄「静儿可不能太快出来,要哥哥准了才能射,偷偷射出来可是要惩罚的喔。」「啊……哥好坏……这样太舒服了……哥……静儿快忍不住了……」魏静言被捅得又是一阵舒畅,忍着不能射精和屄内来回擦撞的快活,已经让他原本水润的双眼流下了愉快的泪水「好哥哥……先让静儿出来一回……一会儿哥要怎么静儿……静儿都可以……」「好静儿,怎么又哭了呢?哥舍不得呢,乖宝贝。」魏静舒捏着魏静言细尖的下巴,将他美丽的脸蛋转过来吻了又吻,魏静言被插得双眼流泪后显露出的那种媚态总是让他兴奋不已,他们兄弟俩都喜欢的不得了。

  「嗯……哥……不行了……静儿好难过……」

  魏静言越哭越厉害,泪水夹杂着诱人的悦耳呻吟声,媚态撩人。

  魏静舒每一个抽插都刚好落在他最舒服的那个点上,魏静言被干得青芽差点都要守不住精关,要不是太常和哥哥们做,早不知都射出了多少次了。

  「再让哥多爽一会儿就让你射在哥哥手上可好?」魏静舒渐渐也感觉到温暖舒爽的美屄越来越紧,而每回魏静言高潮射出之后身后的屄口总止不住一阵浓烈收缩,夹得还在里头抽差的鸡巴一时如上云霄,这时忍不得的话就是要缴械了。

  「啊……哥……嗯……静儿要射了……」

  魏静言敞开的双腿稍稍紧绷,脚指头卷曲,几个激凌下终于忍不住把精液射在了握着他龟头前端的魏静舒手中。

  到达高潮的魏静言屄口及内部因为舒爽的关系不断的收缩颤动,之后又抽插没几下魏静舒也阵亡,将浓浓的精水不断喷射到了魏静言的屄里。

  「哥的……好热喔……」

  魏静言羞红了脸半挑逗的转头亲了亲魏静舒「静儿最喜欢哥射在里面了。」「小妖精,就知道哄你哥。」魏静舒也亲了亲他,交换着吃了对方的口水舌头又亲亲他的额头,宠爱之情不在话下。

  「哪有,人家最爱哥哥了。」

  魏静言身后魏静舒的阳刚还插在屄口里,虽然已经有些疲软,但还是有份量的,魏静言收紧了肛口夹着哥哥的鸡巴,半点也没让射出来的精液流出屄外,哥哥们都说他的屄颜色粉红,弹性够,收缩好,也够敏感,天生就是适合拿来操的美屄。

  魏静轩下班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看来今天这两个放假的乖弟弟在家做了一天,还累到做完就赤裸着在沙发上就双双睡着了。

  「舒儿,静儿,起来了。」

  魏静轩除下西装外套拉了拉领带后拍拍两位弟弟,分别都给了一个吻的叫醒他们。

  「大哥,你回来了。」

  魏静言一醒来看到魏静轩就要给他一个熊抱,无奈二哥的鸡巴还插在自己的小屄里动弹不得,等魏静舒用双手替他扶着纤腰才有办法慢慢起身。

  「大哥。」

  魏静舒醒后也给了大哥一个回吻。

  「都傍晚了,你们两个该不会连午饭都没吃就一直玩到现在吧?」魏静轩摸摸两个弟弟的头后颇有威严的询问。

  因为被猜中了,两人都低了头讷讷地不敢回话。

  「下次不许这样。」

  魏静轩没有多责怪的意思,虽然弟弟们不吃饭让他很心疼,但倒也不至于这样就责骂,再说,弟弟们也都很懂事,也很怕他生气的。

  「大哥,让静儿伺候你换下衣服,让佣人把晚餐送到水月居里,这样可好?」魏静舒讨好地拉了拉大哥的手。

  魏静轩一点头,魏静言就乐得拉着大哥去房里换下一身的衣服准备用餐。

  魏家的房子很大占地有几甲,是古典的日式建筑,大门庭院进来后的主屋是用来招待客人宴会用的,平日兄弟们并不在主屋活动,后方有三栋大屋串连成ㄇ字型,这才是他们活动休憩的地方。

  佣人们都是在主屋活动,除非兄弟三人指定打扫哪个区域,不然并不允许靠近主屋以外的房子。

  在魏家的薪津优渥,佣人们也都十分遵守规定不曾出错,每日的吃食会由三兄弟的其中一人以对讲机指定送到哪间屋子去,餐后同样如此接到命令才收拾。

  由于所有的屋子都有中央空调控管,无论春夏秋冬冷暖气自动温控,所以不管什么天气,在屋子内赤裸着身体也是常有的事。

  1-2

  在水月居内用餐的时候,兄弟三人已经换上了和式的浴衣,规规矩矩的在褟褟米铺平的矮桌上品尝家中厨子用心准备的佳肴。

  魏家现在住的宅子和土地都是当年外公留下的,外公是很传统的日本人,当年带着外婆和母亲带着大笔的财产移居到现在这的地方落脚,所以家中多少都沾染了日式的气息。